美國這間高中充滿問題學生,老師採「創傷知情照護」幫許多沒救的孩子步上到正軌…

2017-09-05 07:20

? 人氣

「在家裡,我媽媽會用爐子燙我哥哥的手,我哥哥曾經企圖掐死我,也性侵害我非常多次。幾個禮拜前,我被媽媽趕出家門,就因為我跟她說她的新男友是個毒販。我爸爸在我還沒出生前就被殺死了,我的生命中只有媽媽,從小到大我都幫她照顧弟弟妹妹,她卻這樣把我趕出去,我希望我能夠回到過去,不要被生下來。」

「大概在我七歲左右,我媽媽開始吸毒;我十二歲時,有一天放學從學校走回家,有個男子從後面抓住我然後性侵我,他恐嚇我說,如果我敢說出去,他就會殺死我家人。從那天起,我每天走路回家都在哭,我痛恨自己,覺得自己很髒,每天像個殭屍一樣行走。但是,我在學校會裝作一個開朗的女孩,因為我不想要大家知道這些秘密。」

「從小到大,我媽媽的情緒非常不穩定,就像是在坐雲霄飛車一樣。還好我有吉他、以及紙筆可以讓我創作,不然我現在應該已經死了,或是正在割腕。」

這是三位就讀林肯高中的學生對於自己生活的描述。美國華盛頓州東南區的林肯高中,位於當地社區「活躍」的中心──暴力犯罪、幫派結群、毒癮氾濫。許多就讀林肯高中的青少年逃學、吸毒、或是有暴力與行為問題,他們是社會大眾標籤的「問題學生」,大家認為這些孩子就是沒救了、以後等著以後去坐牢吧。

但是,林肯高中的校長卻不這麼想,他在紀錄片【Paper Tigers】(暫譯:【紙老虎】)中提到,他一直在尋找要如何幫助這些孩子,直到幾年前參加了一個研討會聽到了「負面童年經驗研究」(Adverse Childhood Experiences Study,簡稱ACE研究),讓他理解創傷對孩子造成的影響。

於是,從2010年開始,林肯高中的老師們開始採取「創傷知情照護」(Trauma-Informed Care),用理解創傷來面對學生的各種行為問題。2015年上映的【紙老虎】(註一),就拍攝了林肯高中如何用成為「創傷知情」來改變孩子。

對於許多孩子,戰爭就發生在家裡

很多人在聽到「創傷」這個詞時,會聯想到戰場上的軍人,好像必須要經歷戰爭,才會得到創傷。但是,對於許多孩子,戰爭就發生在家裡。

(圖/Pexels@pixabay)
童年「創傷」的產生,可能是在學校,但更多是在家中發生。(圖/Pexels@pixabay)

二十年前,美國醫生文生‧費利帝(Vincent Felitti)研究了約一萬七千多位成年人的健康狀態和童年經驗間的關聯性,這是著名的ACE研究。ACE研究詢問十種童年逆境,包含肢體虐待、情緒虐待、疏忽、性侵、家暴、雙親離婚、家人有毒癮或酒癮問題、家人有精神疾病或嘗試自殺、或是家族成員有人入獄。

每經歷一種逆境就算一分,稱為ACE分數,總分為十分。研究顯示,ACE分數愈高的受試者,也就是負面童年經驗愈多的人,他們有更高的機率得到身心疾病,像是癌症、心血管疾病、肥胖症、憂鬱症、焦慮症等等。

在學校裡,研究也顯示了ACE分數愈高的學生有愈多行為和學習問題。林肯高中一個班上的十七位學生中,有十三位孩子的ACE分數至少五分,有四位學生的ACE分數至少八分。

而不僅僅是這十種童年逆境,其他種類的逆境像是照顧者情緒不穩定、被父母拋棄、或是生活在充滿暴力犯罪的環境中、生活貧困、被歧視等等,這是許多孩子的生活──他們每天就像是活在戰場上。

很多老師認為學生每天到學校都準備好學習,但實際上,孩子可能今天來到學校後情緒不穩定、無法專注,是因為從前一晚就沒有東西可以吃所以肚子很餓、或是前一晚哭著躲在棉被裡聽父母爭吵摔東西,讓孩子很擔心今天會不會回家後媽媽就不見了。

許多孩子每天來上學時已經傷痕累累。這些生活在毒性壓力(Toxic Stress)環境中的孩子,他們每天都要花許多力氣「求生存」──時時警覺周遭的威脅,無時無刻準備好反擊或是逃跑。

真老虎?紙老虎?受創的孩子分不清

 美國作家珍‧麥康納(Janyne McConnaughey)曾經分享自身的創傷經驗:「我以前都告訴別人,『我小學一年級的老師很恐怖,常常會把學生綁在椅子上,或是把學生帶到教室後面去打,所以我很怕去學校,直到後來學校換了一位新老師後,一切才恢復正常。』但是有一天我翻出了小學一年級的成績報告,發現從頭到尾簽名的都是同一位老師,根本就沒有換過老師,發生了什麼事情?」

(繪圖/ Jenny Chen)
創傷改變孩子如何解讀事物的眼光,任何東西對他們來說都可能是危險 。(繪圖/ Jenny Chen)

藉由心理治療,她開始慢慢拼湊出事情的原貌:小學一年級時她正在被性侵,而這位受創的小女孩,每天都非常恐懼,所以,老師可能是開玩笑的說幾句話,她就非常害怕老師要把她綁在椅子上。雖然她的記憶並不是真實的事件,但是害怕與恐懼的感受卻是真實的─這是一位受創的小女孩看待事情的眼光,像是戴著創傷的鏡片過生活。

創傷改變了孩子解讀事情的眼光,這是他們求生存的方式。

當一個人碰到壓力或威脅時─譬如有一隻老虎突然跳出來─就會進入「攻擊或逃跑」(Fight or Flight)模式,讓身體大量分泌壓力賀爾蒙,準備好反擊或是趕快逃命。正常情況下,當壓力事件結束後,人可以關閉攻擊或逃跑模式,緩和下來。

但是,長期生活在毒性壓力下的孩子,他們卻是一直處在攻擊或逃跑模式中,他們的大腦準備好無時無刻面對威脅,因為任何東西對他們來說都可能是危險。就如【紙老虎】紀錄片裡林肯高中的老師說:「這些孩子無法區分是真的老虎,還是紙老虎。」對這些孩子來說,紙老虎就像真的老虎一樣可怕。

經歷創傷改變一個人如何解讀事物。當你在路上看到一個人迎面走來,沒受過創傷的人看到的是一個在街上走路的人,但是對於一個曾經被強暴過的人,他眼中看到的是下一個可能要侵害他的人。

在學校裡,老師嚴厲的眼神或是指責的口吻對於某些孩子來說是:「老師要生氣了,我要趕快坐好!」但是對於一直處在「攻擊或逃跑」狀態的孩子,老師一句貶低的話語、一個眼神、或是同學不小心輕輕撞到,都可能觸發他們攸關生死的恐懼感,引發各種情緒行為反應。

成為創傷知情老師,用理解取代處罰

許多老師會認為:只要孩子夠努力,就能控制自己的情緒和行為、就能夠專注、成績表現好 。但是,這樣的假設可能並不適用於經歷創傷的孩子。林肯高中的老師解釋,要成為創傷知情老師很重要的原則,就是:「不要認為孩子的反應是針對你。」

如果生活在創傷環境下改變了孩子解讀事情的眼光,那麼,老師也需要用創傷知情的眼光去理解學生的行為。

美國藥物濫用暨心理健康服務署解釋「創傷知情」為:能夠理解創傷、辨認創傷反應行為,並且用這些理解來回應個案來防止再度受創。

在紀錄片中,林肯高中的老師們了解原來這些孩子是一直處在「攻擊或逃跑」的生存模式中,而傳統的管教方式像是責罵、隔離、處罰、停學等等,並無法幫助孩子,只會讓孩子不斷啟動攻擊或逃跑反應。於是,他們開始用理解與同理來取代懲罰。

譬如,當學生打架時,林肯高中的校長和警察選擇用輕柔的口吻幫助孩子冷靜、讓孩子感受到他們是安全的,然後再和孩子好好對話。「如果是以前,我會直接嚴厲指責和停學五天,但是這樣的處罰對孩子一點幫助都沒有。」校長解釋。

(圖/coyot@pixabay)
創傷知情模式,幫助學生改善學習上狀態。(圖/coyot@pixabay)

用溫柔的語氣和同理心來取代責備與處罰,像是老師一句關心的話語、一個擁抱、或是輕輕地拍背,這些簡單的動作,就能幫助孩子解除「攻擊與逃跑」模式,回到能夠思考學習的狀態。

在創傷知情學校裡,孩子「惹麻煩」時並不會立刻被懲罰,因為老師理解孩子行為背後的原因,所以老師給孩子更多的支持,幫助他學習如何處理自己的情緒。

你可以成為幫助孩子治癒的大人

ACE研究告訴我們負面童年經驗對人造成的身心健康影響,這些研究結果讓人心痛,卻又是那麼的真實。但是,研究也告訴我們,只要孩子生命中有一位讓他感受到關心與信賴的大人,他們就能發展復原力、開始治癒。

在成為創傷知情學校後,林肯高中的老師們看到了學生顯著的改變:畢業率提高五倍、念大學的學生提升三倍、並且校內暴力衝突大幅度降低。

2010年,林肯高中是美國少數幾間開始採取「創傷知情」模式的學校,至今,美國已有上百間學校也加入了創傷知情學校。

對許多孩子來說,家庭的毒性壓力是混亂的來源,而學校可能是唯一讓他感受到安定的地方。

而學校裡的大人─不論是老師、行政人員、保健室阿姨等等,讓孩子感受到安全與被重視,我們都可以成為孩子生命中幫助他治癒的那位大人。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留佩萱(原標題:當孩子的生活像戰場──理解創傷,幫助孩子學習)
責任編輯/蔡昀暻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