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年以前的日本,漢字只有男人能學!但男女互通的情書,卻離奇演變成現代的日文…

最近,韓國憲法法院宣佈,為迎接「韓文節」,其徽章上的漢字「憲」將換為用韓文「憲法」二字。消息一出,網路上自不免有論者以為不智。其實,如果將視野從朝鮮半島一隅放大到整個域外「漢字文化圈」的話,真正的問題反而會是:為什麼日本沒有廢除漢字?

漢字進入日本

古代東亞,曾經存在過一個「書同文」的漢字文化圈,包括朝鮮、韓國、越南與日本(及琉球)。漢字是何時進入日本的?按照古代日本史籍,全部用漢字寫成的《日本書記》的說法,「上古之世,未有文字,貴賤老少,口口相傳」,到了應神天皇(270-310年在位)時代,朝鮮半島上的百濟國派阿直岐到日本,為太子的老師、教讀經典;次年又有儒學博士王仁帶來《論語》十卷和 《千字文》一卷,是日本接觸漢字之始,至遲在西元1世紀中葉日本人就已經接觸到了漢字。

起初,日本掌握漢語文的人還很少,僅限於掌管大和朝廷記錄事務的史部人員。這些人多數是通曉漢字漢文的 「渡來人」(4至7世紀從朝鮮半島和中國來到日本列島的移民)及其子孫。

到了7世紀時,為了直接吸取中國的先進文化,日本先後向中國派遣了「遣隋使」和「遣唐使」。至於稍後的平安時代(794-1191 年),日本人對漢文掌握的已經非常諳熟,漢詩文的興盛導致了日本和歌的萎靡,於是平安時代在日本文學史上被稱作是「國風黑暗時代」。

304.jpg
《日本書記》

從假名到候文

話說回來,漢文對於大多數日本人而言,仍舊是門難學的外文。即使日本的儒學者,也很難避免將日本獨特的習慣和用法帶入漢詩文的寫作。由於漢字畢竟不能直接記錄和表達日本人自己的語言,使人感到有諸多不便。為此,先是出現了一種簡便的翻譯閱讀方法,「漢文訓讀」法,也就是按照日語語序來閱讀漢文的文獻。接著,日語發音借用相應的漢字來表示的方法也出現了。

這些漢字自然喪失了原來的意義,只是被作為一種符號表示日語語音。在當時的文獻中,《萬葉集》最成熟最具有代表性,因此這些表示日語讀音的漢字也就被稱為「萬葉假名」,所謂「假名」是相對「真名」即漢字而言。以「萬葉假名」為母體,空海和尚仿照漢文的草字體創制了草書字母——「平假名」。吉備真備也利用漢字的偏旁結合日本語的發音, 創造了楷書字母——後來被用於拼寫外來語的「片假名」。兩者的產生,標誌著日本本土文字的出現。

272.jpg
《萬葉集》

在盛行漢文學的平安時代,使用漢字是有教養、有學問的表現,也是男子的專利。女性則使用平假名書寫和歌、書信等,因而平假名早期又稱為「女手」。譬如大名鼎鼎的《源氏物語》的作者紫式部從小就對漢籍表現出興趣,但當她閱讀「真字書」的漢籍時,周圍的女人就議論說女子不能讀漢籍,讀漢籍的女子不會幸福。

不過,與其他時代一樣,平安時期的日本貴族男女之間也經常通過書信往來,既然女性不通漢字,為了交流方便男人寫給女人的信也會使用平假名。同期,使用平假名書寫的和歌也大量流行,擴大了平假名的使用範圍,從而慢慢形成了日本獨特的文章書寫方式——漢字假名混寫體,漢字在日本的一統天下因此也宣告瓦解。

此後,就連日本的漢文,也距離正統的文言文愈來愈遠了。十一世紀的鐮倉時代之後,日本進入連續的「武家統治」時期,可想而知,舞刀弄槍的武士對正規漢文的掌握程度遠不如菅原道真這樣的公卿大夫,變體漢文逐漸大行其道,尤以「候文體」為最

 這種「候文體」,即便都以漢字書寫,對於中國人而言仍舊像天書一樣難懂。在明治維新前夕活躍的「新選組」總長山南敬助就用「候文體」寫過一封「新選組辭退之儀」,題目還可以猜出意思為何,內容卻令人如墜五里霧中:「副長有間敷儀與覺候得共,新選組最近之成和承服仕兼間敷覺侯條,右辭退之儀申上候而,江戶歸住奉條殘候事」;需要用漢字再翻譯一遍這篇漢字的文章,才能知道意思是「敝人任職以來,與副長(指土方歲三)之間產生許多不快,兼之對於新選組最近的做法感到不滿,因此決定就此請辭,回到江戶,了此殘生」。從文意需要翻譯這個角度而言,東亞的「同文」盛景,實際已經早於漢字本身而宣告破滅了。

306.jpg
堺雅人飾演的山南敬助

漢字存廢之爭

這個已然名存實亡「漢字文化圈」,在十九世紀後到來的「三千年未有之變局」中變得更加風雨飄搖。美國的「黑船來襲」打開日本鎖國之門後,經過幾乎一個世紀的衝擊後,「漢字文化圈」終於宣告解體:二戰之後建立的朝鮮與韓國兩方,雖然在意識形態上針鋒相對,卻殊途同歸地宣佈廢止漢字,用韓文取而代;至於越南,更是連「國語字」的文字本身都採用了羅馬字,在形式上與漢字再無關係了。

而在日本,廢止漢字的呼聲甚至在明治維新之前就出現了。江戶時期的「蘭(指荷蘭)學者」西川如見就提出,「唐土文字雖文字繁多,然其通達功效較西方文字並無優勝。」1866年,「日本郵政之父」前島密第一次明確提出「應當仿照西洋諸國,採用表音文字,勿用漢字,並最終在日常及公私文章中廢除漢字。」到了明治維新之後,日本的精英們意識到西洋列強的先進,社會上下刮起了西化之風,政界、經濟界和文化界精英們癡迷沉醉於從衣食住到文學藝術等西洋的一切,不少人主張全盤西化,甚至到了主張懇請西洋男人與日本女人結合,從生育角度對日本人進行「人種改良」這樣瞠目結舌的程度。

275.jpg
前島密

在這種環境上,被視為「支那」衰敗原因的漢字幾成眾矢之的,就連提出看似溫和的「漢字限制論(主張把日常使用漢字的數量控制在一定的範圍內)」的福澤諭吉,限制漢字的數量也只是其策略,他的最終目標仍舊是要全面地廢除漢字。到了1945年,隨著日本的戰敗,日本漢字迎來了最大的一次危機。主持戰後對日改造的美國人建議日本廢除漢字,使日語羅馬字化。其背後的動機是:「禁止漢字在公文中使用,易於控制日本人的思想,更嚴格地監督日本政府官員之間的書信往來。而且可以使日本人不被戰前的宣傳物所薰染,培養思想純淨的新一代。」《讀賣新聞》隨聲附和,聲稱「廢除漢字,將有助於掃除我們腦中的封建意識,從而很快地追隨美國式的高效率」。

276.jpg
《終戰詔書》

可以斷言,如果按此辦理,日本就將如同朝鮮、越南一樣離漢字文化圈遠去。而當時的日本政府罕見地忤逆了佔領軍的意志——這很難說不是出於將漢字視為維護「國體」的最後的文化防線一部分的考慮。

1946年,日本當局公佈1850字的《當用漢字音訓表》,一舉將法律條款、公用文書和媒體用語納入了國家規定的「漢字假名混合文體」的軌道。隨著漢字輸入電腦這一技術難題的解決,認為漢字很難適用於印刷、通信的觀點不攻自破。1981年,漢字的地位終於蓋棺論定:「我國(指日本)長期使用的漢字假名混合文體,是對我國的社會文化最有效、最適合的表記文字,今後也有必要不斷充實。漢字的造詞能力強,語義明晰,但用量過大會導致表達與理解上的誤解,把握這些特點,才能把我國的文字標記變得更加豐富與優美。」就這樣,日本成為昔日域外「漢字文化圈」中唯一保留漢字的國家。

文/郭曄旻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澎湃新聞《翻書黨》(原標題:日本為何沒有廢除漢字)

責任編輯/陳憶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