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奧運竟以服禁藥為榮!棄賽只因產生被追殺幻覺、女選手遭逼吃禁藥,賽後慘變性…

運動家精神從千年前就有嗎?其實,過去的奧運根本只為奪牌、竟以服用禁藥為榮。(圖/言人文化提供)

運動家精神從千年前就有嗎?其實,過去的奧運根本只為奪牌、竟以服用禁藥為榮。(圖/言人文化提供)

人類食用特別食物提高運動員和戰士的體能,由來已久,早在公元前3世紀,就有運動員嘗試飲用酒精混合飲料來提升成績的記錄。北歐神話中,神勇的戰士巴薩卡斯(Berserkers)每次戰鬥前都會像大力水手卜派吃菠菜一樣,喝下一種名為「不頭疼」(Butotens)的飲料的飲料,戰力指數瞬間破萬點。這種飲料可能由含有特殊成分的毒蘑菇製成,毒蘑菇據傳是古代奧林匹克運動員賽前經常使用的興奮劑。

據說,古代奧林匹克運動員也常常服用這種飲料,興奮劑的應用起源於一項不太常見的英國傳統耐力賽跑。1807 年,參賽選手 Abraham Wood 手奪冠后坦然地說出了自己的秘訣,聲稱自己使用了鴉片酊才保持 24 小時一直清醒,擊敗了其他選手。

01.jpg
(圖/言人文化提供)

70 年後,這種類型的興奮劑統治了這項耐力賽,記錄頻頻被刷新,1877 年,英國耐力賽的奪冠成績達到了 500 英里,一年後,最好成績被提高到 520 英里,約 836 公里,冠軍為此連續奔跑了138小時。

靠興奮劑拿下冠軍突破紀錄,在當時不但不會被認為是作弊的行為、不光彩的事情,甚至會被認為是嘗試新技術的先驅,那是個以使用興奮劑為榮的日子。在這樣的風氣下,越來越多的興奮劑產品被開發出來,可卡因、咖啡因、士的寧等新興的混合藥劑逐漸成為了主流,1896 年,第一屆現代奧林匹克在興奮劑的揮發下於雅典拉開序幕,起初,運動員們還算收斂,並沒有爆出驚天的大新聞。

03.jpg
1896 年雅典奧運(圖/言人文化提供)

這種做法很快在另一項運動中被發揚光大,那就是自行車,因為在當時,自行車是速度最快的運動,在美國,著名的六天自行車耐力賽的參賽選手大規模使用古柯鹼是個公開的秘密。1899 年世界一英里場地自行車賽冠軍 Marshall Walter Taylor 在一次參加比賽過程中突然退出比賽,他聲稱有一個持刀歹徒一直在追他——他因服用了古柯鹼產生幻覺。

04.jpg
Marshall Walter Taylor(圖/言人文化提供)

1904 年,美國聖路易斯第三屆現代奧林匹克運動會,馬拉松比賽中第一個衝過終點的是美國人 Fred Lorz,他在比賽過程中坐了大半程的汽車,因而被取消成績。

在他之後的是美籍英國人 Thomas J. Hicks,在比賽過程中,他的教練 Charles Lucas 一直拿著注射器跟隨著他,當他精疲力竭之時,教練便會給他注射一針「士的寧」(Strychnine),並給他喝下一大杯威士忌。

06.jpg
比賽中 Hicks 的教練寸步不離(圖/言人文化提供)

終點前 4 英里,再次面臨崩潰的盧卡斯又被打了一針,靠著強大的後勤補給,Hicks 最終成為了首位興奮劑奧運冠軍,Hicks 的奪冠雖然受到了競爭對手的強烈抗議,可官方報導予以充分肯定:「馬拉松比賽充分從醫學角度證明了藥物對於長跑選手是多麼重要!」

*註:士的寧也叫馬錢子鹼,是一種中樞神經興奮劑,能選擇性興奮脊髓,增強骨骼肌的緊張度,它也是早期使用最廣泛的一種興奮劑,如今已很少使用。

四年後,又一屆奧運會開幕了,興奮劑的濫用情況有增無減,一位義大利馬拉松運動員在終點前踉踉蹌蹌,像一個醉漢一樣,幾度跌倒但依舊堅持爬起,他堅持不屑的精神感染了全場的觀眾,在巨大的歡呼聲中,這名瘦小的運動員最終在工作人員的攙扶下第一個走過了終點。雖然義大利人因為接受幫助而被取消了成績,但卻受到了社會各界的高度讚賞。

聖保羅大教堂的主教還因此說出了一句不朽的名言:「重要的是參與,而不是取勝。」現代奧林匹克運動之父皮埃爾·德·顧拜旦(Pierre de Coubertin)後來做了點小修改:「參與比取勝更重要」就成為了奧林匹克的核心精神之一。

然而,誰能想到那位義大利人是因為服用了過量的士的寧藥酒才會在終點前倒下的。

08.jpg
義大利人衝過終點的瞬間。(圖/言人文化提供)

興奮劑露出醜陋邪惡的嘴臉

關注度不亞於馬拉松賽事的環法自行車比賽不甘落後,也同樣上演精彩興奮劑大戰,由於賽程長,體力消耗大,適合運動員的興奮劑是必不可少的,當時,環法運動員們的興奮劑就像是在運動用品店購買裝備一樣,1924 年,一位環法自行車運動員向記者炫耀他的裝備:「這是古柯鹼,對眼睛有好處。這是氯仿,對我們的牙有好處。這個,是搽劑,能讓我們的膝蓋回暖。你想看藥片嗎?說實話,我們是靠著炸藥(硝酸甘油)騎車的。」

10.jpg
1924 年環法自行車賽上,用灑水壺降溫的運動員(圖/言人文化提供)

我們不能責備那時的運動員,因為絕大多數人都沒有意識到興奮劑的危害,直到 1928 年,國際業餘田徑聯合會率先表態,宣布全面禁止使用興奮劑,許多運動組織也都用行動支持,但是當時根本沒有方法可以檢測運動員是否服用了興奮劑,空有一張紙禁令毫無作用。

二戰之後,人工合成的新型興奮劑開始佔領各大運動會,興奮劑露出醜惡的嘴臉,1904 年依靠士的寧獲得冠軍的 Hicks 再也沒有參加正式比賽;1960 年羅馬奧運會 100 公里計時賽上,丹麥車手 Knud Enemark Jensen 因服用安非他命酒精混合劑而在比賽中猝死,屍檢證明他服用了苯丙胺、酒精和另一種擴張血管的藥物;1967 年前奧運銅牌選手英國自行車運動員 T. Simpson 死於風禿山(Mont Ventoux),死時衣袋中還有未吃完的苯丙胺。

1968 年,國際奧委會開始在第 19 屆奧運會中開展興奮劑檢測,可是我們知道,貓抓老鼠,貓一定是跑在老鼠身後的,層出不窮的新型興奮劑讓反興奮劑檢測工作困難重重,沒人知道下一個出現的興奮劑是什麼。

11.jpg
1960 年羅馬奧運會,100 公里計時賽上 Jensen 突然摔倒,隨後猝死(圖/言人文化提供)

他們殺了海蒂

不少運動員甚至是國家依舊頂風作案,最臭名昭著的就是冷戰時期前東德與前蘇聯的大規模興奮劑事件,海蒂·克里格(Heidi Krieger)就是興奮劑的受害者之一。

1979 年,Heidi Krieger 還是一位 14 歲的女孩子,當時剛剛進入東德的一所青少年運動學校練鉛球,兩年後,教練開始讓她開始服用一種藍色包裝的藥丸,說這是一種葡萄糖,能夠提高力量和耐力,實際上那是一種名叫 Oral-Turinabol 的類固醇激素,這種激素後來被叫做「海蒂激素」,為了平衡副作用,Krieger 同時服下的還有避孕藥。

14.jpg
Heidi Krieger(圖/言人文化提供)
15.jpg
(圖/言人文化提供)

很快藥物就讓 Krieger 的體重飆升到了 100 公斤,同時她的嗓音開始便的低沉,體毛濃密,因為這些男性化的體徵,Krieger 被看作是同性戀皮條客,還被當成男扮女的變裝癖,除了生活上打擊,也因為藥物的副作用,Krieger 逐漸變得暴躁、易怒。

那個時候唯一能讓她堅持下去的理由就是突飛猛進的成績,「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練習,不斷在比賽中獲得認可,」海蒂說,「至於藍色藥丸裡到底有沒有激素,我從來沒有懷疑過。」

1986 年,20 歲的 Heidi Krieger 成為了歐洲鉛球冠軍,成績是 19.96 米。激素能讓她長出比男人還強健的肌肉,卻無法作用於她的骨骼,五年之後,超量的訓練損害了克里格的關節和骨骼系統,她只能以 25 歲的低齡退役,退役後 Krieger 備受煎熬,最終選擇了變性,被迫成為了一個男人。

1997 年以後他叫做安德里斯·克里格(Andreas Krieger)。如今,成為男性的 Krieger 不再會跟他人提及鉛球比賽。但一旦聽說有女子鉛球運動員的成績超過 19 米,他都會流露出同情。他很清楚,這成績不可能是靠喝白開水練出來的。

17.jpg
Andreas Krieger(圖/言人文化提供)
18.jpeg
Andreas Krieger(圖/言人文化提供)

Krieger 不過只是整個東德興奮劑計劃的其中一員,還有更多的運動員因為超量服用興奮劑導致了嚴重的健康問題,甚至失去了生命,1968 年至 1988 年的 20 年間,東德代表團在奧運會上共獲得 519 枚奧運會獎牌,與美蘇相當。

19.jpg
從小就淪為國家工具的東德女運動員們(圖/言人文化提供)

冠軍各種與興奮劑有染

激素興奮劑的濫用在 1988 年的漢城奧運會上達到巔峰,加拿大短跑運動員 Ben Johnson 在百米決賽上像一道閃電一樣跑出了 9 秒 79 的驚人成績,不僅碾壓奪冠熱門 Carl Lewis,還一舉將百米紀錄提高了 0.14 秒,賽後國際奧委會主席 Juan Antonio Samaranch 親自為他頒獎,他也口出狂言稱自己的記錄在半個世紀內都無人能破。

風光日子只過了三天,Johnson 就被查出賽前服用了禁藥坦唑醇(Stanozolol),成績作廢,金牌回收,此後好幾年他都沒跑出 10 秒以內的成績,下一次好成績出現時,他因再次服用禁藥而被終身禁賽。

20.jpg
Johnson 衝刺特寫,遙遙領先(圖/言人文化提供)

而那位當年的受害者 Carl Lewis 也不清白,2003 年,他承認在漢城奧運會之前服用過禁藥。同樣是 1988 年,美國名將 Florence Griffith-Joyner 創下的多項世界紀錄,近年來沒有女運動員能接近,更不要說打破。

翻看女子田徑項目世界紀錄,有一半項目的記錄已經沉寂了20年以上,1998 年,年僅 38 歲的傳奇女將喬伊娜在家中猝死,這被很多人當作是她服用興奮劑造成的後果,《花蝴蝶》Joyner 雖然以愛打扮著稱,但超低的體脂和男性化的臉龐難免令人生疑。

22.PNG
(圖/言人文化提供)

近年興奮劑品種不斷增多,國際奧委會規定的禁用藥物已達 100 多種,有人說,違禁藥物名單已經不是幾頁紙,似乎是一本書。目前國際上共有 27 個興奮劑檢測實驗室,但每年都有幾個實驗室因不能順利通過複試而被降級或取消資格,由於興奮劑技術的進步,對檢測興奮劑的技術要求也越來越高。只要體育仍舊與榮耀、金錢掛勾,這場貓捉老鼠的遊戲,就沒有終止的一天。

文/不老妹 Kristy
本文、圖經授權轉載自言人文化(原標題:歷史文化/奧運禁藥史:那個以使用興奮劑為榮的日子)

責任編輯/陳憶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