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浪子回頭】叫賣哥專訪:從「台中第一闊少」到老爸病危沒錢救,我那荒唐的20年

「一千五、一千五,再加一點嘛,啊都這邊在喊,那邊是都植物人啊?」扯破喉嚨用力喊,連珠炮式的叫賣即使在喧鬧的艋舺夜市中依然嘹亮。人潮一波波圍上,這裡不是巨星開演唱會,而是「寶島叫賣哥」備妥行頭正式開業。

「小姐小姐,你知不知道我最喜歡妳哪一點?『靠近我一點』啦!」從幾十塊的小玩具賣到四十六萬的佛像,本名「葉昇峻」的叫賣哥魅力席捲大街小巷,以招牌台灣國語叫賣、從不NG的口條及葷素不忌的笑話,他從夜市賣到上電視、如今甚至做起網路直播拍賣,一個多小時業績高達五十萬,魅力真的無人能擋。

周五午後約好在辦公室採訪,原以為如今已是藝人的叫賣哥會很「ㄍㄧㄥ」,沒想到他一看到門口的同仁簽到表竟俏皮地說:「哇,那我也來簽一下。」台上逗得顧客笑哈哈,私底下的他,信手拈來一句話同樣讓人發笑。

「就跟你說市價賣一萬兩千八,啊你喊兩萬二,你是白癡啊?」看過他的叫賣,一定會被他一連串挖苦客人的句子逗樂,但如何做到讓人不惱羞成怒還願意看下去,可就是一門學問。

我在罵人齁,眼睛不是看別的地方就是低頭,這樣才不會太針對。還有大家常說的『蕭查某(瘋女人)』我不會用,太兇,我講大家很少講的『蕭查波(瘋男人)』反而有意外的笑果。」他也分享,想判斷客人會不會掏錢,就先賣幾十塊的小東西,上前收錢時就能伺機看看他皮夾裡有沒有錢。擺攤十多年的經驗談,他笑著說那是幾天幾夜都講不完。

在大家眼裡,他幽默又機靈,很少人能猜到他竟有段非常艱困的過往。最窮的時候,連爸爸的「放棄急救同意書」也得噙著淚地簽下去。

富二代離家淪酒店少爺,不是睡麥當勞就躺在公園

外表看來爽朗,但叫賣哥其實有著一段外人無法想像的艱苦過去。(圖/陳憶慈攝)
外表看來爽朗,但叫賣哥其實有著一段旁人無法想像的艱苦過去。(圖/陳憶慈攝)

葉昇峻的爸爸本來在台中經營牛肉場,最好賺的年代每日進帳至少百萬。當時有多風光?警察抓犯人前甚至還得問問他爸,如果認識就偷偷開後門放人。雖然爸媽忙於工作無法經常陪伴他,但這種伸手就有錢的日子,仍讓年少時期的他感到自豪且滿足。

誰會預料到,後來他因為家境優渥而被霸凌,為了自保而開始了「打回去最帥」的叛逆時期。後來又與爸爸起爭執,十五、六歲就負氣離家。當時他不知道,搬出去後想再與家人同住,後來會變得那麼艱難......。

「我帶了五百塊錢離家,第一天住旅館就花掉四百,後來去KTV當少爺,那一百就去買領帶。」後來他住過公園、麥當勞、二輪戲院,成天和小混混玩成一團,行爲也慢慢走偏,酒店圍事、討債樣樣都幹過。進出監獄四、五次,最嚴重的一條,是警察在他與朋友合租的房子搜出一堆信用卡、金融卡,明明事情不是他做的,仍因「甩不掉的嫌疑身分」被關了三年多。

20歲的葉昇峻,正值最放浪不羈的叛逆期。(圖/寶島叫賣哥 - 葉昇峻@Facebook)
20歲的葉昇峻,正值最放浪不羈的叛逆期。(圖/寶島叫賣哥 - 葉昇峻@Facebook)

他說自己在監獄裡總是整天戴著耳機,只願從電台節目維繫和「籠外」微弱的連結。在他被關的期間,家裡因爸爸的事業失敗而幾近破產,媽媽躲債主之餘,還得存錢供他獄中花費。「我如果再玩下去,誰能保證這種事(無故被牽連)沒有第二次?」出獄後,他決定金盆洗手,跟著爸媽、弟弟安分擺攤。

窮到親友都走避,爸爸病危也只能忍痛放棄急救

為了讓葉昇峻擺脫本來的交友圈,全家人從台中搬到台北三重,窩在連床、家具都沒有的廢棄成衣廠,「那時候我才真的知道什麼叫『家徒四壁』。」當時,他們全家就靠夜市叫賣維生,甚至還有債主直接在攤子旁邊等,左手跟客人收錢,右手就又得把錢交出去。

「富在山中有遠親,貧在街頭無人問。」上節目受訪時,葉昇峻曾經這樣形容當時的生活。想拿車去跟開當舖的親戚抵押借錢,從台北開到嘉義,對方連車都還沒看就說「親戚之間不要有金錢往來比較好」;從小就會來家裡串門子的親戚,竟威脅「再不還錢,下次就不是我來了」。他邊講邊搖頭,當時那種無助心情過了好多年依然難忘。

即使經濟狀況很糟糕,這卻是葉昇峻十五歲後在離家後與家人的久別團聚,一晃眼就分別了十多年,爸爸更說:「雖然我們很窮,但這是我一生最幸福的時候。因為全家都在一起。」葉昇峻從小被阿姨帶大,與爸爸媽媽很陌生,但這段時間卻讓一家四口開始學會珍惜彼此。

不過,這幸福的時光並不長,葉昇峻的爸爸某天意外在浴室撞到頭,從此天人永隔。「當時我從攤位跑回家,鞋子掉在攤位上也沒發現,回家看到媽媽抱著躺在地上的爸爸,他連排泄物都出來了。」說到這裡,葉昇峻紅了眼。

「當時媽媽的哭聲,我永遠不會忘記,那是我聽過最淒厲的……。」

後來醫護人員告訴他,爸爸有99.9%的機率會變成植物人,要救還是不救?由於當時全家人已經窮到健保被鎖卡,負擔不起後續醫藥費,加上不忍讓爸爸這麼「好動」的人終生臥床,他簽下放棄急救同意書,即便後來受到很多人的責怪,他就是簽了。「這是我這輩子最後悔的事情,我真的….浪費了太多時間、沒有好好陪他們…」最後連安葬費用,也靠補助一點一滴湊出來的。

「我就是要賺錢!」十三年不吃午餐的艱苦掙錢路

爸爸離開後,他決心更拚命賺錢,只為讓家人過上安穩生活,不要被錢逼得活不下去,「不管要我做什麼都好,我就是要賺錢!」他早上去跑市場、下午在黃昏市場、晚上再去夜市,最高紀錄曾一天工作十四小時,喉嚨長繭也得繼續喊。

一張張自拍留下的叫賣身影,是他人生中極具意義的紀念品。(圖/寶島叫賣哥 - 葉昇峻@Facebook)
一張張自拍留下的叫賣身影,是他人生中極具意義的紀念品。(圖/寶島叫賣哥 - 葉昇峻@Facebook)

由於叫賣要用到丹田,他也養成不吃午餐的習慣,十三年都得等到半夜才填肚子。拚了好多年,他總算在前年還完爸爸欠下的三千萬。「第一筆存到的有十三萬多,結果老婆遇到詐騙集團,錢全被騙走,後來才慢慢又存到二十萬。」終於不用過著「還債人生」,他坦言自己真的鬆了一口氣、很開心。生活依然「對自己很小氣」,但為家人買了車,也買了保險。一步一腳印,他成了現在人人皆知的叫賣哥。

走過風風雨雨,現在的他珍惜家人,也樂於做善事幫助那些需要幫忙的人。他透露,老婆前陣子曾跟他說,在家照顧小孩會被閒言閒語,但他卻苦勸老婆珍惜這段「孩子還要妳抱」的時光。「對我來說,生活穩定、跟家人安穩待在一起、偶爾還能幫助到人就是成功。」還完錢了,現在他朝買房的目標前進,從「富二代」到「付二貸(車貸、房貸)」,曾經的浪子如今不求家財萬貫,只願有個安身之所,不必再飄盪。

責任編輯/鐘敏瑜

喜歡這篇文章嗎?

鐘敏瑜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