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街最美的風景!她是日本第一傳奇藝妓,從她的一生看見那些不能說的「行規」與血淚…

藝妓對大部分的人來說,是十分神祕的職業,卻是日本文化的代表。(圖/言人文化提供)

藝妓對大部分的人來說,是十分神祕的職業,卻是日本文化的代表。(圖/言人文化提供)

「藝妓、切腹、相撲」至今仍是日本傳統的象徵為世人所皆知。而最想令人一虧究竟的神秘日本文化,是穿著華美的和服、跳躍在指尖的三味弦琴、搖曳生姿的舞蹈身段,用眼神就能顛倒眾生的女子──藝妓。

藝妓的神秘主要在於她們臉上厚厚的白色脂粉,和她們身上知識與藝術的混合氣息,她們在客人面前保持著委婉而堅決的矜持,顧盼之間分寸拿捏得恰到好處,曾被稱為日本文化與藝術的縮影。最令人稱奇的是藝妓的談話藝術,天南地北、古今中外,幾乎無所不知,無所不曉,她們懂得如何迎合男人的自尊心,善於察言觀色,了解男人的情緒。

日本藝妓非性工作者,其工作內容除為客人服侍餐飲外,主要以舞蹈、演唱、演奏等方式活躍席間氣氛,也會接待女性客人,白臉妝、日本髮的頭套、身穿振袖和服為造訪京都的觀光客所憧憬,近年來幾乎多為公司招待客戶或是觀光為目的等。

01.jpg
(圖/言人文化提供)

 Geisha Kinds

在傳統日本,把沒有經過藝術培訓而在酒席倒酒的女性稱為──酌婦,社會地位低微。賣藝且賣身的女子稱為──女郎、遊女,級別最高的稱──太夫、花魁。年輕貌美,且於茶道、和歌、舞、香道等諸藝皆有不俗的造詣,服務對象只限於達官貴人,達官貴人亦以客禮待之,所以社會地位相對較高。

藝妓的真正身份是藝人,主要工作是待客作藝,在東京等關東地區稱為──芸者(げいしゃ,Geisha);見習階段稱半玉、雛妓。

在京都、大阪等關西地區則稱為──芸妓、芸子(げいこ,Geiko);見習階段稱舞妓、舞子(まいこ,Maiko)。

02.PNG
(圖/言人文化提供)

藝妓歷史

日本的藝妓文化雛形從17世紀開始,當時著名神社附近聚集很多的商店,在這些店工作的女服務生稱為茶汲女或茶點女,有些茶汲女會用歌曲、舞蹈的商業手法來吸引客人,不斷推陳出新下從由普通茶水屋演變成專業培訓中心的「置屋」。

當時是由於妓館人手不夠,從民間招收男子男扮女裝,所以剛開始藝妓多為男性,後來逐漸到清一色的女藝妓。

03.PNG
(圖/言人文化提供)

Geisha Make-up & Clothes

無論是藝妓、舞妓,兩者最引人注意的,就是講究的化妝與服飾了,尤其是白色厚重的妝容,用的是一種專門畫白妝的白色顏料,但這種顏料並不是很好清洗,而且比較傷皮膚,所以卸妝時必須十分徹底。

初級舞妓一般只塗抹下嘴脣,藝妓則是全化,隨著級別越高嘴脣所占面積也會越來越大。至於白妝所代表的意義有幾種說法,東方對女性的審美觀喜歡白皙的皮膚,再加上白色底妝,能讓紅色嘴脣更加豔麗,因此選擇以白妝示人,藝妓塗了白妝之後,比較看不出臉上的喜怒哀樂,也宛如帶了一層面具,十分耐人尋味。古代認為白粉、紅色胭脂都是高價品,因此也是富貴的象徵。

白妝除了臉部之外,還一路延伸到頸子,尤其後頸更饒富特色。沿著耳朵下方先畫上兩道向中間略微傾斜的直線,中間則有「二本足」、「三本足」的畫法,正面看上去宛如兩隻腳或三隻腳。一般來說,二本足比較常見,三本足用於叫特別隆重的日子,比方說藝妓學校開學時,後頸便會畫上三本足。

4舞妓多穿「振袖」長度大約到腳部,腰帶也是長腰帶,花樣華麗;藝妓以「留袖」為主,長度大約到臀部,腰帶為短結,花色簡單樸素,級別越高越素雅。

05.PNG
(圖/言人文化提供)

Geisha Performance

藝妓的表演大致可分為「立方」和「地方」兩種。

「立方」是指舞蹈為主的表演者;「地方」是演唱「長唄」、「清元」等歌曲、演奏太鼓、三味線等的表演者。因為地方類的表演難度較高,需要長時間訓練後才能勝任,因此多由資深的藝妓擔任。顧客給予藝妓的演出費用稱為「線香代」或「玉代」;京都一帶特稱「花代」。

06.jpg
(圖/言人文化提供)

絕美使者——中村喜春

而中村喜春就是這樣一位千嬌百媚、讓人癡狂的藝妓,也是特有日本傳統文化的絕美使者。

中村喜春1913年出生在東京銀座,父親是醫生,家教一向十分嚴格。中村喜春在東京生活時,經常流連於歌劇院和舞館等地,被那些濃妝艷抹的表演者所深深吸引,並由此對藝妓產生了濃厚興趣。

15歲那年,她不理父母反對毅然投身藝妓行列,在餐廳、舞廳等娛樂場所唱歌跳舞,與台下客人打成一片,從此聲名鵲起。欣賞中村喜春表演的客人大都非富則貴,除了本地的明星和巨富外,當年曾出訪日本的著名影星卓別林、棒球巨人巴布 • 魯思和法國畫家吉恩•科克托等也是她的捧場客。

1940年,27歲的中村喜春嫁給了一名日本外交官,可惜丈夫在緬甸工作時認識了一名當地女子,還不惜冒著重婚罪的罪名打算把那名女子娶回家。性格剛烈的她無法容忍丈夫的不忠,兩人最終以分手收場。婚變後的中村喜春並沒有自暴自棄,她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重當藝妓,並以出色的三弦琴技,為當時了無生氣的日本舞壇注入了新的姿采。

07.jpg
(圖/言人文化提供)

1956年,中村喜春帶著兒子移居美國,甚至還擔任過歌劇《蝴蝶夫人》的顧問。對老一輩美國人來說,中村喜春可謂日本光輝時代的象徵,甚至是神秘日本藝術的化身。憑著獨特的氣質,中村喜春逐漸為人熟悉,各大傳媒相繼邀請她接受訪問。

1983年,已經70歲的她推出自傳《東京藝妓回憶錄》,講述她是戰前唯一能講英語的藝妓的傳奇故事。中村喜春2004年在紐約與世長辭,享年90歲,告別了璀璨艷麗的一生。中村喜春的離去,可以說象徵著日本藝妓文化一個時代的終結。

文/不老妹 Kristy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言人文化(原標題:風情文化/百花齊放的日本花街,一朵朵盛開的亭亭倩影—「藝妓」)

責任編輯/陳憶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