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得出牆上藏著什麼嗎?壁畫彩繪師的「純手工」視覺魔術這樣練成!

比起一般平面設計,壁畫彩繪師更是「純手工業」,很考驗彩繪師的手繪技巧和能力。(圖/江駿杰提供)

比起一般平面設計,壁畫彩繪師更是「純手工業」,很考驗彩繪師的手繪技巧和能力。(圖/江駿杰提供)

剛踏出電梯門,我就看見小杰和他的朋友小盛正拿著刷子,沿著已經貼出直線的紙膠帶在玻璃門上仔細上色。他們在進行的是我們公司牆外的設計稿彩繪執行。

本名江駿杰的小杰是個「壁畫彩繪師」,小至紙上插畫;大到牆面繪畫、博物館的彩繪、近幾年很流行的3D互動藝術、地景,都是他的工作範圍。偶爾也會有大型公仔的塗裝(上色)工作找上他,比方說,他就曾經幫1:1等身的雷神索爾等等做過局部塗裝。還有,與逝世藝人豬哥亮造型師合作節目訂製服上的Q版人物、Line貼圖也都是他的創作。「因為豬大哥是我的偶像!」小杰說。

從復興美工畢業,大學也繼續念美術相關的科系,小杰畢業後不像其他同學找平面設計的工作,而是加入一間專門做博物館展示工程的公司,他說覺得平面設計師太多了,這份工作一樣會用到他的專業,又比較少人在做,於是他就開始跟著師傅們學習。

從學習如何保護牆面、什麼樣的底材該用甚麼樣的媒材作畫,到實際打底、上色,這一學就是八年。直到兩年前,小杰才正式「出師」,開始經營自己的工作室Hutopia 鬍托邦

壁畫彩繪師的工作流程跟一般設計師沒有太大的差異,也需要跟客戶開會討論設計稿,比較特別的是由於「畫布」的材質不同,他們需要建議客戶合適的施工方式。例如採訪時他們正在上色的玻璃門,因為跟牆壁上的圖案連接,當初曾經考慮用貼紙處理還是手繪,最後考量到顏色上可能會有差異,在小杰的建議下還是請他繪製。

 

不過,現在有很多東西都能用電腦輸出,彩繪師的工作機會不就少很多嗎?我很外行地問了手繪牆面跟輸出的差別。小杰說,主要是看客戶的需求,最基本的是手繪作品的靈活性、可動性大,而且手繪感的確比較有溫度;但如果只是短期、幾周或兩三個月就要撤下來的展品,可能就會因為成本考量比較少找彩繪師。

我繼續發問,既然如此,壁畫彩繪的工作似乎也可以找平面設計師、或者一般設計科系的學生來做,為什麼還需要額外分出專門畫壁畫的彩繪師呢?

主要的差異還是在施工的經驗上,小杰說。一般的平面設計師多半只負責設計圖稿,頂多到輸出品。但要將設計的圖樣實際畫上牆面,第一個會碰上的問題是,設計跟繪畫還是不同的,有設計能力的人不一定會畫圖,再加上一般人在牆上繪畫的經驗少,哪些牆面該用甚麼樣的顏料、怎麼樣可以讓作品不怕日曬雨淋、保存的久?這些細節,有時候連牆面彩繪師都需要測試,更不用說一般人了。

再者,「刷子比較重啊!」小杰跟小盛很直覺的回答我。或許是我臉上的疑惑表現得很明顯,小杰進一步說明,拿鉛筆或畫筆作畫,跟拿刷子等工具還是不一樣的。他讓我試著拿拿看他手中的刷子,我掂了掂重量還是不解,他只好直說。「也許你現在拿起來沒感覺,但刷子比畫筆重很多,而且我們拿著這樣懸空畫,常常一畫就是幾天,」他一邊拿著刷子比劃上色的動作。「這個疲勞的程度絕對不是平面設計師突然來畫能夠習慣的。」

牆面彩繪師(圖/郭丹穎攝)
看似簡單的線條圖樣,也需要非常細心的上色。(圖/郭丹穎攝)

也因為如此,小杰也認為壁畫彩繪師最辛苦的部分在於工作環境。這份工作不只是腦力活,更是體力活,不管是牆面、階梯、地板、天花板,或是在戶外作畫,在大太陽底下邊流汗邊畫圖不用說,曬黑曬傷也都很常見;更麻煩的是紫外線對眼睛造成的傷害,因為彩繪師不方便戴墨鏡工作,會造成用色上的困擾,因此也無法抵禦強烈紫外線造成的職業傷害。

小杰說,他曾經有一次接到一個戶外牆面彩繪的案子,在豔陽底下畫、旁邊又是麵包工廠,炎熱的天氣加上烤爐傳來的熱氣,手上繪製的內容又是很複雜、需要注意各種透視細節的建築物,讓他畫到頭昏眼花,頻頻產生自己在「修練」的錯覺。從他黝黑的膚色看來,我想,這種類型的案子應該挺多的。

而室內的場地也許能避免日曬雨淋,但如果是遇到還在施工的案場,他們常需要跟木工、鐵工、油漆水電等工程同時施工,整個環境會充滿粉塵和噪音和閃光,繪畫這種需要靜下心來做的工作,「在吵雜的環境下施工真的很痛苦。」他苦笑。

那可以分享一下最印象深刻的工作經驗嗎?我問。小杰停下手中的刷子,想了想,拿起手機開始找圖。最後他秀給我看的是一幅牆面,牆面上有著華麗的骷髏頭。「你猜得出來這是什麼店嗎?」

那是一間髮廊,但一望進去,注意力肯定會先被這幅巨型彩繪給吸住。在小杰把骷髏畫上去之前,你很難想像這面不起眼的白牆能有什麼改變。原本店主請他幫忙裝飾牆面,只是覺得3D效果很酷,還有髮型師個人喜愛骷髏頭,其它沒什麼特別要求,便讓他自由發揮,於是小杰設計了這幅裝飾著吹風機、剪刀跟梳子的「髮型師骷髏」。搭配設計成凹陷進去的3D背景,不只裝飾了牆面,連空間似乎也變寬廣了。小杰很得意地說,他快畫完的時候,有個髮廊的客人特別走過去跟他說,他是因為被這幅畫吸引,才決定走進店裡剪頭髮的。

小杰巧妙的將牆上原有的門和冷氣也藏進繪畫中,宛如一場視覺的魔術。

小杰也算是在業內很有經驗的彩繪師了,當然要趁機請他分享一些經驗給對這一行有興趣的人。他說,待在彩繪公司的起薪大概就是兩萬多,也不容易調薪,但上下班時間很固定;至於自己開工作室以後,有案子才有薪水,賺的錢未必比在公司多多少,但有更多自己的時間可以安排。

此外,我也請他提供給想入行的人的建議,他很認真地說出一句我覺得對「設計相關」的工作者來說,很嚴肅、但也很現實的話。

「除非夠有名氣,不然不能太有『藝術家性格』。」

他說,他的工作多半是在「施工」,把客戶想要的感覺呈現出來,或是照客戶提供的設計稿繪製出來,所以沒有那麼多的「創作」機會。當然他還是會像木工或水電師傅,給完全不懂的客戶一些建議。但總之必須理解,這份工作需要充分溝通,而且很多時候如果業主堅持,大多只能照著做,「就跟其他設計工作會遇到的狀況一樣。」

最後也是最常遇到的,他提醒想做這一行的朋友,接案一定要記得簽好合約才開始工作。我聯想到今年曾經有一個大學生幫咖啡店彩繪的新聞,小杰說,其實那位同學也應該要理解,就算是專業的彩繪師去談案子都很有可能被客戶殺價,更何況是大學生。所以為了保障自己的權益,合約一定要特別注意。我把這些內容慎重的記下,結束這次訪問。

隔天,我又想到一些問題,再次去找小杰。我到的時候現場只剩小杰一個人正在小心地把一些線條的毛邊修補得更乾淨。他說,彩繪的工作通常都是朋友們互相幫忙,但收尾的部分還是需要自己來。一邊說,他一邊仔細的沿著圖案的邊線做最後補強。

「有趣/熱忱/專業的累積」是他給我的、這份工作的三個關鍵詞,而他對工作的態度,就是這三個詞最好的體現。

責任編輯/郭丹穎

對職涯或未來出路有些疑問,需要過來人的建議?快來提問,讓學長姐幫助你!

請關注風傳媒特別企劃「學長姐說」,也歡迎加入FB社團進行討論!

請看 FB社團-學長姐說 !

學長姐說也歡迎讀者分享您的經驗,意者請將基本資料及文章寄至opinion@storm.mg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