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浪子回頭】公廁彎腰清屎尿、臭酸廚餘捲袖撈!鐵牢裡一蹲32年,四海幫老大重生之路

曾經自視甚高,經歷風風雨雨後,陳興餘如今終於能低下頭來,享受身邊最踏實的幸福與快樂。(圖/鐘敏瑜攝)

曾經自視甚高,經歷風風雨雨後,陳興餘如今終於能低下頭來,享受身邊最踏實的幸福與快樂。(圖/鐘敏瑜攝)

「問坐過牢的都知道,我們在裡面沒什麼好比啊,就比內褲,穿『三五牌』最帥,七、八百塊一條還要請外面的家人送進來。」笑著細數監獄回憶,坐在桌前講話的大哥名叫陳興餘,理著平頭、身材瘦高,以前的他是威震全台的「四海幫老大」。因殺人等罪入獄三十二年,在牢裡,眾人依然尊敬他,牢房四個角落最寬敞的鋪位都要留給他躺。王令麟、顏清標全是他的拜把兄弟,可見江湖地位之高。

但如今,他已經金盆洗手,四年前創立自己的清潔公司。以前拿刀、拿槍,現在拿掃把、撿回收、廚餘桶裡有塑膠袋也得捲起袖子伸手挖。

下雨的基隆冷風刺骨,早上六點多只有17度,我搓著雙手取暖,陳興餘一身單薄的工作裝領著我走往他的垃圾處理場,長褲被地上泥濘弄髒也不怕,背影就跟電影裡的黑道大哥一樣霸氣。左手邊是比人還高的廢鐵堆、右手邊是好多個裝滿廚餘的藍色桶子,眼前三台垃圾車上都印著「潔安企業社」五個大字,走進工廠深處,廢鋁、寶特瓶、廢電器分區擺得好好的。「寶特瓶一公斤六塊,鐵一公斤七塊,這個鋁最值錢,一公斤七十多塊。」陳興餘在我身後如數家珍介紹著。

(圖/鐘敏瑜攝)
創業至今三年多,陳興餘管理起來有條不紊,以前的霸氣與自信依然掛在臉上,只不過如今在做的事情已和從前大不相同。(圖/鐘敏瑜攝)

現年五十八歲的他,年輕時的風光外人難以想像。父母早逝,他十九歲加入四海幫,因為敢衝,短短一年當上堂主,出入開名車、身上現金至少幾十萬,一個眼神,沒人敢吭半句話。但後來警方掃蕩、牽扯刑事重罪,他前前後後在監獄裡蹲了三十二年,過半人生都在牢裡度過。最重的一條是因幫上市公司討債而鬧出人命,從死刑、無期一路改判到二十三年定讞,最後服刑十六年後假釋。

「女兒週歲我就被抓去關,後來生了我的小孫女,我又在牢裡了。她們最熟的就是去看守所的路啦。」陳興餘笑著談起往事,說來一派輕鬆,但這也就是他當初決定拋掉一切勢力,決定金盆洗手的原因。年紀到了,日子總不能再那樣打打殺殺下去。民國一百零二年從台南監獄出來,他決定創業做清潔。

年輕時走跳江湖的陳興餘,眉宇之間總流露出一股難以親近的霸氣。(圖/陳興餘提供)
年輕時走跳江湖的陳興餘,眉宇之間總流露出一股難以親近的霸氣。(圖/陳興餘提供)

黑道大哥首次「守法」競標,結果連電腦打文件都不會

「你們電腦插那個SUB還USB的,我到現在還搞不清…」

出獄時已經五十四歲,陳興餘決心悔改,卻不知道什麼工作會要他這樣的「老先生」。或許身上依然有著從前的傲氣,他拿著妻子辛苦籌到的三十萬創業,從成本最低的清潔業做起,「掃掃地總難不倒我了吧?」

掃掃地或許難不倒,但用電腦打文件去合法競標可是讓他傷透腦筋。「以前圍標,只要一坐下就是我的了,但現在要好好照規矩來了。」貴為黑幫大哥,但他也是個電腦白癡,標案文件不知道怎麼用電腦打,他就手寫再印下來發給所有人,儘管讓全場傻眼,最後仍靠非凡毅力搶下板橋殯儀館清潔標案。

「第一次自己彎下去掃地,最開始一個月,真的比坐牢還苦。」當了十幾年的老大,如今真要自己去洗滿地屎尿的公共廁所,心中的糾結不難想像。此外,殯儀館就是黑道最常去的地方,他甚至也常會遇到幫派老友,再尷尬也得硬著頭皮做。後來公司業務由清潔擴大到廚餘回收,他也是捲起袖子就徒手伸進去撈裡頭的塑膠袋等雜物。

從一開始拉不下臉做打掃工作,如今採訪到一半都會忍不住出手幫忙員工整理大樓垃圾,劉興餘一步一步調整著心態。(圖/鐘敏瑜攝)
從一開始拉不下臉做打掃工作,如今採訪到一半都會忍不住出手幫忙員工整理大樓垃圾,陳興餘(圖左)一步一步調整著心態。(圖/鐘敏瑜攝)

苦幹實幹,他們大約半年後就拿到政府單位頒發的績優肯定,後來做出名氣,三年多來已有六十多個承包商,基隆、汐止一帶許多社區型住宅都能看見他們的身影。公共空間打掃、垃圾清運、回收等工作都一手包辦。陳興餘說:「要做,就要做真的。你要做那種打混的,乾脆收收別做了。」

(圖/鐘敏瑜攝)
將綠色「子車」的垃圾送進垃圾車,並不只是操作機器,過程中揚起的氣味與沙塵讓工作變得更辛苦。(圖/鐘敏瑜攝)

大量聘請更生人,他說:「不只是讓我驕傲的員工,更是兄弟!」

目前陳興餘的清潔公司約有五十多人,除了會計,其他處理垃圾的員工幾乎全是更生人。「我們來自同樣的地方,有著共同的語言啊!」他不僅想給這些人工作機會,這也是他對社會的彌補,透過好好管住這些人,或許也能降低他們再次作亂的可能性。

「其實,就連我你也不要相信。」陳興餘一路暢談他的悔改之路,突然間這麼說也讓我愣住了。在他眼裡,更生人的劣根性難以完全褪去。即便看起來悔改了,只要一個沒注意就可能再走偏。工廠裡就曾有個員工毒癮發作,陳興餘把他帶在身邊監視好多天,苦口婆心勸說才解決那次危機。

除此之外,他也提到員工常「忘了帶錢」,一次開口可能就借幾百塊或幾千塊。「沒錢就沒錢,什麼忘記帶?」明知員工說謊,他也不拆穿。不說白避免不必要的衝突,但他也不會縱容,他會把借的錢扣在當月薪水,如果拿到的錢少了,員工自然會知道錢不能白拿。過去當大哥學到的人情世故,如今依然管用。

早上七點半前就得打卡,在基隆、汐止一棟一棟搬垃圾,回垃圾場再把將近三台車、超過一百五十袋的大垃圾一一分類,垃圾可能只是髒,但廚餘放久的味道,真的很可怕。看過他們工作,絕對會對這群人深深敬佩。保險套、高鐵模型等樣樣有,就連全新球鞋、金飾、iPhone都撿過。「不過那iPhone是山寨機啦!」人稱「酒鬼」的員工抓著頭苦笑。因為工作經常弄壞鞋子,這些撿到的鞋都變成他們的工作鞋,滿桌杯子及茶壺也都是撿到的二手珍寶。

整理到一半看到一個印著BMW商標的方向盤,幾個員工甚至對著老闆大喊:「車還沒錢換,不然方向盤加減換一下啦!」逗得整個工廠哄堂大笑。

垃圾載回來還要一袋一袋仔細檢查,可回收的跟一般垃圾要分開,三大車、一百五十包以上的垃圾就得花上快一個小時。(圖/鐘敏瑜) 
垃圾載回來還要一袋一袋仔細檢查,可回收的跟一般垃圾要分開,三大車、一百五十包以上的垃圾就得花上一個小時。(圖/鐘敏瑜) 

陳興餘十多歲念海專時因為打架被退學,後來從基隆海事夜間部畢業,「電視上那個許效舜還是我同學耶!」一向是放牛班的他,在創業後終於開始認真,到淡江大學進修兩個月考取廢棄物清運執照。此外,他也鼓勵員工考取大型車駕照來開垃圾車。

員工平均年齡三十至四十歲,最年輕的甚至還有十八歲,陳興餘說:「這原本是六十歲的人才願意工作,這群小夥子很認真,真的讓我很驕傲!」有些大樓住戶原本對更生人不太信任,看見他們的作為後也大大改觀。把所有員工當家人,他甚至還為住比較遠的幾個人找了宿舍住。

提到這老闆,所有員工都異口同聲地稱讚。負責開垃圾車的「小童」與我分享,老闆很關心每一個員工的生活,讓他更想為老闆做事,「外面的老闆哪會管你家發生什麼事?」

另一個員工「酒鬼」則表示,大眾總是喜歡劃分更生人和一般人,其實兩者沒有差異,現在都很認真做事啊。「像我們這種工作,外面又有幾個人敢來?」

對陳興餘(圖左)來說,這群人不只是員工,更像一起「打天下」的好兄弟。(圖/鐘敏瑜攝)
對陳興餘(圖左)來說,這群人不只是員工,更像一起「打天下」的好兄弟。(圖/鐘敏瑜攝)

創業四年不休息只為證明自己,保護全家人不再受辱、受委屈

這裡不僅有自己找上門的員工,陳興餘也曾到監獄招聘員工、甚至配合政府政策聘用每周一到五「監外作業」的受刑人。不過,他也提到,如果可以他當然想幫更多人,但明明可以消化更多,地方政府每個月給他的焚化限重僅三百噸,決策過程也不太透明,「五百噸或更多的大有人在。」

他努力接業務、也盡量讓更多人有工作機會,只盼政府給點支援,「這些人不是我的責任啊,政府要我給他們工作,其他事都不理,這說不過去吧?」後來他搖搖頭,開玩笑說:「以前哪有這種事,我一站出來,哪有人會不答應?但現在不弄這套了。」

「我們真的不用政府施捨什麼錢,再多我們也不要拿,什麼表揚也不要,只想安安份份靠雙手賺錢。」

每天從早上六點工作做到深夜,創業四年來幾乎沒休息過,問他為何不把時間拿來陪伴苦等他三十年的妻子和家人,他說自己不是不愛家,「我如果去當保全,其他時間都陪她們也可以啊。但我想要的,再做出一番事業,讓她們這麼多年來被笑的、被罵的都被推翻,證明她們等的是一個『績優股』!

儘管陳興餘三十多年來不斷進出監獄,妻子始終不離不棄。(圖/陳興餘提供)
儘管陳興餘三十多年來不斷進出監獄,妻子始終不離不棄。(圖/陳興餘提供)

在陳興餘剛出獄的時候,北部曾有個大宗毒品集散地找他回去坐鎮,一個月可以賺兩百萬,但他不要,連過去的人脈也都不用,只想靠自己從零開始做起,之後計畫前進台北市接案子,從前的大哥風範在這偌大回收廠裡依然帥氣。「風吹雨打知生活,苦盡甘來懂人生」自從與陳興餘互加通訊軟體,他每天早上都會傳來一則勵志短訊,採訪前一天這則,或許這是他一路走來最真實的體悟。

這幾年,我學到最大的一課是『妥協』。以前什麼都一定要拿到,現在不必了,安穩跟家人生活一起就不錯了啦!沒什麼一定要的。」外頭的雨依然滴滴答答下著,自認沒有本錢再失敗的陳興餘,鴨舌帽一抓,又幹活去了。如今的他不過換了一個職業,豪氣完全不減當年。

穿著工作外套、扛著家庭與社會責任,曾經的黑道大哥,如今把他的「Guts」奉獻在這間垃圾回收廠。(圖/鐘敏瑜攝)
穿著工作外套、扛著家庭與社會責任,曾經的黑道大哥,如今把他的「Guts」奉獻在這間垃圾回收廠。(圖/鐘敏瑜攝)

責任編輯/鐘敏瑜

喜歡這篇文章嗎?

鐘敏瑜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