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對老婆的D罩杯感到噁心,只能幻想自己在跟猛男做愛…男同志為傳統娶妻,造成多少悲劇

根據中國教育部「同妻群體生活適應問題研究」報告顯示,在中國約有1600萬名異性戀女性(以下簡稱異女)嫁給了男同性戀(簡稱男同)。在這種表面看似尋常的婚姻關係裡,究竟是男同壓抑自己性?還是不知情的同妻更受壓抑?在婚姻關係裡,首當其衝得的應是…難以啟齒的「性」問題吧!
 
不同於常見的勃起功能障礙者,37歲竹科工程師程鈞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在妻子面前無法「抬起頭」,結婚兩年多,依舊沒同過房,自稱感情融洽,但只要進到性中,勃起功能就會特別失常。當問起個人自慰時,程鈞說硬度都相當正常,再追問看A片的類型,這時就出現語帶保留的回答...「恩!就一般男女的A片吧…」最後我察覺他的不安,他沉默了一會兒說:「老師,我生理其實沒有問題,但我想要糾正的是我的性傾向。」原來程鈞喜歡的是男性,雖看異性戀A片,但都是關注男優。

又是一個異性戀霸權下的犧牲者。雖然程鈞的父母因車禍突然離世,讓他間接沒有父母的壓力,但他還是沒有勇氣面對社會輿論價值觀的指點,更何況已婚的他還是想為妻子的人生負起辜負她青春的責任。程鈞也不是故意想結婚的,但當時父母還在,希望不要給父母帶來外界異常的眼光,他選擇矯正自己「不尋常」的性別意識,但後來發現難度很高,面對性事時根本無法有感覺,便主動提出分手。現任妻子生性單純,是他第十二位女友,他自私的認為結婚後會好,也希望自己能有一個看似正常的家,有自己小孩,有個能在生活上感覺得到的未來。
 
一廂情願的程鈞想利用生得了小孩來粉飾太平,但這對妻子而言真的不公平。我們的責任是協助他先確認自己真實的性傾向,其次才是用什麼方式來共同達成夫妻間要繼續或分開的問題。
顯然程鈞想繼續這樣的夫妻關係,雖然我們從各項測驗中知道,程鈞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男同,但為了維護他在職場上的陞遷及同事間的和諧,他想繼續選擇隱藏。因此,他希望我們幫助他可以在妻子面前勃起順利。

2017年10月28日,台灣同志遊行Taiwan LGBT Pride盛大登場(AP)
台灣同志遊行Taiwan LGBT Pride。(AP)

程鈞欺騙得了妻子卻欺騙不了自己。戴上眼罩幻想的其實是與六塊肌的猛男進行性交,口愛做不了是因為覺得這樣很委屈,D罩杯的妻子對他而言有一種作嘔的感覺,只選擇背後位是因為可以不用面對她的正面。更大的發現卻是,原來程鈞喜歡被抽插的刺激…。

隱瞞自己真實的性傾向,就如同對自己進行一場永無止盡的抗爭。觸及「同志婚姻合法化」的相關議題,大夥兒總是能夠吵得不可開交,甚至街頭團體不惜以遊行的方式表示自己的意見。倘若同志婚姻真的合法化(編按:據2017年5月大法官釋憲結果,台灣成為亞洲首例保障同性婚姻的國家),多少可以減緩同性戀者被迫走入婚姻的壓力,但這些「事已至此」的同妻老公,是否真有勇氣拋開傳統「傳承香火,同性即為不孝」的枷鎖,甚至向無辜的同妻坦承錯誤,還她基本的人生自由?這些是不是也能一併向老天要個公道,或向社會要個說法?

文/嵩馥性健康管理師 柯玟卉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原標題:欺騙不了的性樣貌- 男同志老婆的性)
責任編輯/潘渝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