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演奏26年卻不被公開承認,轉播也不准露臉…維也納愛樂歧視女性的行徑令人傻眼

古典樂界最近的重磅新聞,當屬美國指揮家馬琳‧奧爾索普(Marin Alsop)被任命為維也納廣播交響樂團藝術總監、首席指揮,成為首位擔任這一重要職位的女性。

維也納廣播交響樂團是維也納四大交響樂團之一,阿爾索普則是世界最著名的指揮家之一,第一位指揮過「逍遙音樂節終場之夜」的女性。這一任命,對「音樂之都」維也納來說史無前例—在大多數人的印象裡,維也納能逐漸接受女性音樂家已經很讓人震驚,更不用說將她們提升為領導。

奧爾索普對出任這個職位表示榮幸,並稱其為「古典樂界的寶座」。她很高興自己能為音樂界的女性「挑戰極限」,然而她也希望,「首位女性」不再成為業界新聞。

「能成為首位女總監是我的榮幸,但我也很震驚,今時今日,我們還在強調『首位女性』。」阿爾索普希望,借助這次任命,為更多女性創造職業機遇,改變未來女性的職位格局。

因為對女性持保留態度,維也納古典樂界曾經頻頻登上新聞頭條。要知道,二十年前,維也納樂界「頭把交椅」——維也納愛樂樂團迫於公眾壓力,才正式宣佈接納女性樂手。

其實早在此之前,維也納愛樂已經有一位女樂手,豎琴演奏家安娜‧雷克斯(Anna Lelkes)。雷克斯在樂團裡演奏了26年,但從未被公開承認,遇到電視轉播,她也只是露手,從不露臉。

然而,即便已經向女性開放,維也納愛樂還是很少聘用女性。樂團依舊由男性主導。目前,維也納愛樂擁有10名女樂手,其餘121名樂手均為男性,女性只占8%。

維也納廣播交響樂團。(圖/澎湃新聞提供)
維也納廣播交響樂團。(圖/澎湃新聞提供)

明年,維也納廣播交響樂團將迎來50周年慶典,在阿爾索普眼中,這是一支具有創新意識和前沿色彩的樂團,它的職責是「超越預期」。

「很高興樂團能走出這一步,讓女性擔任這樣的領導角色,但我不希望大家僅僅因為需要找一位女總監才選我。」阿爾索普說,「我們的關係是基於共同的目標而誕生的,那就是創造最好的音樂,實現最高的藝術水準。」

奧爾索普,61歲,出生於紐約。9歲時,她就想當指揮家,倫納德‧伯恩斯坦是她的恩師。她以熾熱卻又冷靜的指揮風格著稱,她也熱衷於向年輕人推廣古典音樂。

2007年,奧爾索普成為首位領導美國大型交響樂團的女性,同時,她也是聖保羅交響樂團、巴爾的摩交響樂團的首席指揮。目前,她還是倫敦南岸藝術中心的駐地藝術家,在「伯恩斯坦百年紀念」的全球慶祝活動中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

2013年9月BBC「逍遙音樂節終場之夜」上,奧爾索普曾經書寫過濃墨重彩的一筆。

那一晚,有著118年歷史的「逍遙音樂節終場之夜」迎來了首位女性指揮家。那一晚,她許下了這樣一番願景,「願今晚成為古典音樂史上的一個自然節點,從此走向一個更加包容的未來,迎來第二、第三、第四,第五位……數百位女性到來。」

在阿爾索普看來,古典樂界就是社會的縮影,代表了其中非常保守的一部分女性指揮家的缺乏,亦是整個現實社會的折射。

「女性還是缺乏機會,整個社會對女性擔任一些特定職位也總有微詞。我們需要很長一段時間去適應,等待更多女性在領導崗位上大展拳腳。」

從電影界到體育界,反性侵浪潮(#MeToo)正在席捲全球,古典樂界也未能免戰。不久前,指揮家詹姆斯‧萊文因涉性侵遭紐約大都會歌劇院停職,同樣,因為涉嫌性騷擾,指揮家夏爾‧迪圖瓦也被英國皇家愛樂樂團停職。

阿爾索普希望,這些事件能促使人們提高對「女性地位」的重視。「#MeToo向前邁出了一大步,但我擔心它只是曇花一現。我們也應該站出來,積極為女性創造機會,讓她們獲得應有的經歷,讓世人看到她們的光彩。這適用於所有領域的女性,無論她們是什麼膚色、身材、體型、年齡。」

阿爾索普猜測,古典樂界可能會有更多性騷擾事件曝光,畢竟這個問題由來已久。她呼籲那些為作惡者遮風擋雨的人打破沉默,「當這類事發生,總有人想方設法把事情壓下去,保持沉默。我們必須有勇氣站起來,盡力改變這種局面。」

前不久,阿爾索普剛剛指揮丹麥交響樂團,在哥本哈根接受採訪時,她說,「在外人看來,我們古典音樂圈的人就像活在博物館裡,這實在是誤會。古典音樂家和他們周圍的世界緊密相連,而古典音樂的美妙之處在於,它是無言的藝術,它能跨越各種障礙和差異,為人心之間搭建交流的橋樑。」

文/廖陽、范翕然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澎湃新聞《文藝範》(原標題:史無前例!「音樂之都」維也納迎來首位女總監)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