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為何韓劇已不流行「愛上多金總裁」,魯蛇人生反而成最夯題材?揭開韓國面臨的3大劇變…

如果將孔劉、金高銀主演的電視劇《鬼怪》視為韓國電視劇甜度單位的比照標準,那麼《鬼怪》之後的韓國電視劇逐漸開始了由甜到苦的過程,不是那種毫無節制地使用糖精致使味道變苦的「苦」,而是真實的、黃蓮般的苦味。

到去年為止,十年間的韓國電視劇都像是制糖工業的一個環節,花樣美男花花世界,為了浪漫上天入地無所不用其極。想要製造極度的浪漫,脫離現實是一個必須環節。

然而,從去年開始,韓國電視劇逐漸苦起來,現實的成分越來越多,含著金湯勺出生的財閥二世三世、智美雙全的中產階級精英分子不再是絕對的主角,越來越多叼著土湯勺的失意者闖入鏡頭,並主導了韓劇的潮流。

JTBC《加油吧威基基》劇照。(圖/澎湃新聞提供)
JTBC《加油吧威基基》劇照。(圖/澎湃新聞提供)

導致現實題材回潮的原因有很多,大致有如下幾種:

1. 浪漫在電視劇裡則需要耗費大量的金錢。

許多需要以燒錢作為支撐的超現實浪漫愛情故事,都不得不轉向更加實際的操作方式,除了在主角的容貌、身材、穿著搭配上多下一些功夫,想要為觀眾提供更加具有挑戰性的視聽滿足變得更加困難。

2. 浪漫主義題材的韓劇創意逐漸枯竭

觀眾對於缺乏新意的浪漫手法感到疲倦,就像長期大魚大肉偶爾吃點清淡的也覺得美味一樣,韓國觀眾想換換口味了。

韓國人這些年來已經和有病沒病的、心眼多缺心眼的、各式各樣的富家公子公主、職業聽起來很帥氣的中產階級、人魚、鬼怪、外星人、超能力者、傳說故事裡的人物、來自過去或未來的人談過大團圓或有殘缺的戀愛了,後起者很難秀出新花樣。

在淒淒慘慘戚戚的現實主義故事成為大趨勢後,仍然有不少拿富貴人家的情感生活大作特作文章的,但鮮有能夠在觀眾中引發前幾年「國民劇」一般熱度的,且大多被詬病情節老套、缺乏新意,以及最重要的——脫離現實。

tvN《我的大叔》劇照。(圖/澎湃新聞提供)
tvN《我的大叔》劇照。(圖/澎湃新聞提供)

3. 與韓國政局緊密相連

除了影視製作和觀眾偏好的變化,現實因素也不容小覷。掰手指頭數一數,不難發現,有線台的黃蓮口感故事要比公共電視台的多得多,這就是韓國電視劇的現狀:有些人花錢去看沒錢人的苦日子,不花錢的則看有錢人過日子。這種現象的解釋不得不和韓國時下的政治局勢聯繫在一起。

過去的韓國總統,不論是李明博或朴槿惠都趨向保守,對媒體施壓強度更高。從上世紀七十年代發展電視行業開始,對電視行業的控制就十分嚴格。從韓國三大台(SBS、MBC、KBS)的結構上來看,SBS是商業電視台,由財閥控制,公共電視 KBS 由理事會管理、受政府指導,MBC由廣電文化振興會持股七成,保守派勢力持股三成。廣電文化振興會共有九名成員,由青瓦台(總統)、執政黨和在野黨各派出三名組成。

也就是說,韓國保守派政治家主導的社會下,三大台連社會新聞報導都要受政府干預,更不要提文藝創作了,必然會反映社會問題的現實主義題材電視劇很難存在生存的空間。

相比之下,有線電視台在選題上的自由度更高,可以順應時勢轉向現實主義題材,將鏡頭對準那些靠單位的即溶咖啡配打工撿來的剩飯果腹的人,對準那些因為社會制度問題導致機會不公平並因此找不到工作的人,對準苦痛中做樂、努力擠出一絲笑臉獻出一點溫暖給愛人的人……

tvN《LIVE》劇照。(圖/澎湃新聞提供)
tvN《LIVE》劇照。(圖/澎湃新聞提供)

現實主義情感並不是近期韓國影視劇的創新,而是新形勢的回潮。早期韓國影視劇中人物大情大性,一哭二鬧三上吊的場景很多,韓流之後逐漸向浪漫主義發展,歌頌愛情,強調愛情超越階級、戰勝時間、改寫歷史的偉大,男女關係有著單一的救贖與被救贖的模式。

當下的現實主義韓劇在模式上有所創新,男女關係更加多元,對愛情的作用作了相對克制的處理。和80年代的影視作品類似,是一種弱者的哲學、具有內聚性。在韓國人的觀念中,人對自己遭受的不公平產生怨恨是非常正常的,這些歷史遺留問題不能被解決,但累計起的情感會持續尋找釋放的機會,對外釋放成就的是復仇題材,對內宣洩則演化出自我犧牲。復仇和自我犧牲正是當下現實主義題材韓劇中的精神內核,這個內核就是苦味的源頭,也是現實主義電視劇回潮之後被大眾接納、追捧的原因。

文/戴桃疆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澎湃新聞《有戲》(原標題:黃蓮味韓劇成主流,為何要花錢看窮人過苦日子)

責任編輯/陳憶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