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暖聞】心疼孩子們走山路上學被露水濕鞋,72歲的他義務鋤草修路、一做十年…

李顯學體重只有98斤(編按:49公斤,中國1斤等於0.5公斤),但他的精神卻超過了很多比他年輕的老人。李顯學認為,這得益於鋤草修路。從2008年開始,他就在中國四川省的古藺縣雙沙鎮周邊的山道上鋤草修路。近的地方,他中午回家吃飯,下午繼續幹活。如果比較遠,就自己帶著水,以饅頭、餅乾當午餐。一年四季,只要天氣允許,他就不會賴在家裡。

去年底,當地老年協會的熱心大媽們將他十年鋤草修路的事蹟告訴當地政府,李顯學的故事才得以曝光。今年初,李顯學登上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設辦公室評選的「四川好人榜」,成為「助人為樂」的典型代表。

那個「修路的老頭」,大家都認識

距離縣城37公里的雙沙鎮是古藺縣第二大城鎮,從古藺到雙沙,汽車要開一個小時。這個鎮的市區,四面被大山環抱,雖然越來越多的水泥公路從各村通往雙沙的市區,但仍有十餘條羊腸小道,分佈在鎮外的群山中。無論上學還是趕場,很多人仍然習慣於走山路。

從雙沙車站出發,成都商報記者隨便問了幾位路邊店舖的老闆,他們不僅都認識李顯學,而且知道他住哪裡。「李顯學?你說修路那個老頭是不?他住商貿大街,你往前走,右拐隨便問哪個都曉得。」

李顯學的家是一幢三層小樓,樓下門面上著鎖,老李和兒子一家住在二樓。第一次登門,老李不在家。鄰居陳弟英告訴記者,老李又帶著鋤頭上山修路去了。

在雙沙鎮政府背後的大南山上,有一條水泥公路通往大山腹地,還有一條羊腸小道彎彎曲曲,消失在茂密的山林中。當地老人告訴記者,這條山路是雙沙鎮(原名白沙場)通往古藺縣城的重要通道。雙沙交通改善前,鎮上的居民需要徒步十幾個小時,才能走到古藺。而這條羊腸小道沿線,分佈著大大小小的村居民院。

成都商報記者看到他時,李顯學正在半山的山道上除草。雖然是陰天,但72歲的李顯學穿著單薄的夾克,已經累到出汗,說話時喘著粗氣。

「這是今年第一次到大南山來鋤草,一共要鋤四公里。」李顯學說,這條小路連通山上的公路和山下的鎮中心,雖然旁邊有公路,但因為小道距離更近更方便,因此很多步行趕集的村民、讀書的學生,都習慣走山路,可以節省很多時間。大南山的路常有人走,路況並不差,有些地方鑿了石梯,有的地方用方石塊砌成了堡坎。

一次散步,他決心「不讓孩子濕腳」

李顯學回憶,2008年下半年的一天早上,他外出散步,不知不覺就從鎮上走到大南山。「那時還早,學生們從山上往下走,去學校上課。」李顯學發現,雖然天空並沒有下雨,但草尖上的露水,將孩子們的褲管和鞋子全部打濕了。

「我當時就想,這些娃娃早上出門打濕了,沒得衣服鞋子換,要接近晚上才能到家,那不是褲子鞋子都靠體溫『烘乾』?」李顯學說,那一瞬間他產生了一個想法:「反正我閒著沒事,不如這路邊的野草都割乾淨,露水沒地方粘,孩子們就不會濕腳。」

從那以後,李顯學一幹就是整整十年。當地人告訴記者,周邊近十條沿山小道,總長十餘公里,李顯學總是默默把路剷平,把茅草荊棘砍掉、鏟淨,不能行走之處都要維修。

李顯學1971年從部隊退伍,第二年被安排進當時的白沙區供銷社,此後又在當地做生意,幾十年來一直生活在雙沙鎮,附近的村民都認識他。「個個都曉得我住鎮上,是個拿著退休工資不用幹活的老頭」李顯學說,他怕人家笑話,見路上有人經過,遠遠就躲開了,別人走遠了他才又出來割草。

608.jpg
李顯學正在山道上除草。(圖/澎湃新聞提供)

「大南山這條小路,起碼有上百年歷史,祖祖輩輩都在路上走,從來沒人專門來割草。」山上的老人說,當大家第一次發現路上絆腳的草被割得乾乾淨淨時,還以為是哪家的孩子淘氣搞的惡作劇。

十年時間過去,李顯學在附近山道上割草修路的事早已不再是秘密。當地居民也從最初的困惑不解,到現在大家都為老李點頭贊同。去年底,當地老年協會的熱心大媽們將李顯學十年修路的事蹟報告給當地政府,李顯學的故事才得以曝光,並獲評「四川好人」。

「路好走了,身體也比以前好多了」

「我兩個孩子剛開始得知我鋤草,很不理解,怕別人以為我得了『神經病』。」李顯學告訴他們,自己天天上山勞動,其實就是鍛煉身體,最終還是說服了他們。

如今,李顯學的兒子、媳婦白天都要上班,孫子讀幼兒園,李顯學只需要每天簡單地幫老伴收拾一下家務,就帶著工具出門了。時間長了,李顯學發現用鐮刀割草只能治標、不能斷根,被割掉的野草很快又長了出來。於是,他將鐮刀換成鋤頭,直接從草根處將草鋤斷,並翻土覆蓋。「這樣鋤一次,可以管三個月左右。」李顯學說,現在,他每年只需在同一個地方鋤草兩次,就能基本解決問題。

常從大南山經過的村民夏世端告訴記者,夏天最熱的時候,常看到李顯學在樹蔭下午睡;下雨的時候就撐把傘休息。李顯學回憶,一年的初夏時節,他在一塊蔭涼的草叢中睡覺,突然感覺有東西在身上動,驚醒過來嚇出一身冷汗:一條蛇正從身上快速滑過,鑽進旁邊的草從中不見了。李顯學說,這些年在山上修路,磕到、絆到的事偶有發生,但問題都不大。 「總的來說,路好走了,而且我身體明顯比以前好多了。」

李顯學告訴記者,無論是十年前割下第一把草,還是現在天天上山,「我只是覺得這件事對我來說有價值,對別人來說能更加方便,這與是不是好人無關」

文/成都商報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澎湃新聞《直擊現場》(原標題:暖聞|不忍孩子們走山路上學被露水濕鞋,老人義務除草10年)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