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美大戰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稱自己「軟弱了一下」才會生出女兒…超狂妄總統候選人惹怒巴西女性,發起「他不行」運動

2018年巴西總統大選,本以左翼的態勢較被看好。八月時,前總統魯拉宣布參選勞工黨(PT)總統候選人,一度在民調中獲得三分之一以上支持,但由於貪腐與洗錢案纏身,參選申請最終被駁回。該黨決定由原副總統候選人哈達德(Fernando Haddad)代替魯拉參選。魯拉的高人氣為哈達德的支持率帶來了短暫上升,但不久之後,形勢迅速發生變化。社會自由黨(PSL)總統候選人博索納羅(Jair Bolsonaro)民調一路走高,在遇刺受傷後更是突飛猛進,支持率穩穩佔據榜首,超過其後兩名競爭者的加總

10月7日,巴西總統大選進行了首輪投票,最終,博索納羅獲得47.16% [46.03%]的選票,遙遙領先於獲得28.80% [29.28%]選票的哈達徳。雖然在首輪投票中沒有任何候選人選票過半數,尚需進行第二輪選舉,但博索納羅有要大機會上台執政。

Jair Bolsonaro博索納羅(左/澎湃新聞提供)Fernando Haddad哈達德(右/圖取自維基百科)
Jair Bolsonaro博索納羅(左/澎湃新聞提供)Fernando Haddad哈達德(右/圖取自維基百科)

然而,差點直接當選的博索納羅是一位史無前例的激起大規模反對的總統候選人,因為他在民調中表現強勢且持極右翼主張。從政二十餘年以來,博索納羅從不掩飾他的性別歧視觀念,這一點在競選過程中飽受批評,也激起了影響廣泛的「#EleNão」(葡萄牙語:他不行)運動。

(圖/澎湃新聞)
博索納羅遇刺現場(圖/澎湃新聞)

2017年4月,博索納羅在里約熱內盧發表演說。當提到家人時,他表示:「我有五個孩子,其中四個是男孩,生第五個的時候,我軟弱了一下,就生出了一個女孩(Eu tenho 5 filhos. Foram 4 homens, a quinta eu dei uma fraquejada e veio uma mulher)」。此外,他還曾表示應廢止因性別原因殺害女性可判刑的條款,並以女性需要受孕與撫養子女為由,反對男女同工同酬。博索納羅的偏見還不止於此:面對孩子是同性戀的假設,他回應說:「我的孩子不會是同性戀,因為他受到過良好的教育。」其中不僅可見對性少數群體的歧視,中產階級的優越感也呼之欲出。各種加劇社會不平等的思想傾向,幾乎成為其政治形象的底色。

反對者的擔憂很有道理:一旦博索納羅上台,將會把這些想法付諸實踐,不但巴西女性平權運動將面臨巨大障礙,已獲承認的權利也可能被剝奪,多年努力將付之東流。這種情況下,網路上出現了標籤為#EleNão的話題,反對博索納羅上台。在#EleNão標籤下,反對者直斥他為法西斯主義者,對其歧視女性、性少數群體、少數族裔的言論口誅筆伐。

8月30日,Facebook小組「女性聯合反對博索納羅(Mulheres Unidas Contra Bolsonaro)」成立,規模迅速擴大,得到社會的廣泛關注。 9月15日,小組的粉絲專頁遭到駭客攻擊,頁面被支持博索納羅的內容覆蓋,一度導致其本人誤認並轉發稱讚。據巴伊亞州(葡語:Bahia)警方調查,攻擊來自該總統候選人的支持者,且對組織主要成員的個人訊息安全造成威脅。小組一面試圖恢復專頁內容,同時有部分成員轉移至「他不行(EleNão)」小組,仍按原模式組織反對活動。

9月23日,在推特(Twitter)話題#EleNão下,著名歌手、女演員達妮埃拉·瑪克麗(Daniela Mercury)發布影片,實名反對社會自由黨(PSL)和巴西勞工復興黨(PRTB)總統候選人博索納羅,號召巴西女性參與9月29日的反對者集會活動。影片結尾,瑪克麗邀請女星阿妮塔(Anitta)發聲,後者一反先前的模糊態度,隨即發布影片響應。隨後,這一行動以影片邀請的形式迅速傳播,引起巨大社會效應。9月29日,百萬巴西女性高舉#EleNão 標牌走上街頭,呼籲反對博索納羅。

(圖/澎湃新聞)
2018年9月29日,民眾在巴西里約熱內盧遊行抗議來自社會自由黨(PSL)的總統候選人博爾索納羅。(圖/視覺中國|澎湃新聞提供)

一些參與者強調,支持這一運動並非僅僅出自政治動機,更是反對社會不平等的道德訴求的表達。如果說博索納羅極具歧視性的主張集中激發了女性的不滿情緒,那麼追本溯源,近年來巴西女性社會參與意識和群體力量的上升才是她們發起此次運動的必要條件。隨著女性主義運動的推進,巴西女性的權利意識越來越強烈,開始對一系列社會不平等問題進行抗爭,也取得了頗為可觀的成效。就女性面臨的家庭關係而言,2006年時家庭暴力與家庭法(Lei de Violência Doméstica e Familiar)出台,免受家庭暴力的權利受到法律的保護。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女性活躍在政治舞台上,參與了女性權利提升的良性循環。

在本次巴西總統大選中,選民人數約350萬,其中女性所佔比例超過50%,意味著女性的投票將更能影響到大選的最終結果。更值得一提的是,巴西歷來的總統大選中,許多選民都不會過早地做出明確的決定,這些人謹慎地關注著幾位候選人在大選前最後時刻的動態,其中同樣以女性居多。從這兩點來看,女性群體在此次大選中有足夠的潛在影響力。

總統大選中主要由女性發起、要求女性權利的大規模運動,在巴西歷史上絕無僅有。雖然意義重大,但#EleNão運動進行得並不順利。9月29日集會活動之後,民調結果不盡如人意。博索納羅的支持率不降反升,以超過十個百分點的優勢領先勞工黨(PT)候選人哈達德。反觀博索納羅的反對率,在#EleNão運動展開得如火如荼之時,仍始終保持在45%上下,沒有明顯的上升。另外,截至9月26日,達妮埃拉·瑪克麗最初錄製的影片在Youtube上的播放率已超過165萬次,但點讚數僅1.4萬,反對則有84.8萬之多。影片下的評論或許揭示了一部分原因:#EleNão運動熱度持續上升,激化了左翼政黨反對者的不滿情緒,使一些原本不支持極右翼的選民轉而支持博索納羅。由此可見,這場運動固然彰顯出女性力量的提高,但也暴露出這一力量目前仍有諸多不足。

(圖/澎湃新聞)
10月8日,一名女子抱著孩子參加大選投票。(圖/視覺中國|澎湃新聞提供)

甚至,在某種程度上,「女性力量」一詞用於巴西大選還為時過早。正如傳統男權社會存在分層,女性力量也被不同利益群體分割。此次大選中各方勢力角逐,儘管女性中關注社會平等的一部分所組織的#Elenão運動聲勢浩大,但另有城市中產階級女性作為既得利益者,下層女性又多篤信傳統基督教家庭觀念,二者的影響也不容小覷

截至9月26日,已有49%的女性選民表示將不會投票給博索納羅,但仍有17%的女性表示將支持該候選人。原因十分清楚——正是他反覆引用的那句競選宣言:

「巴西高於一切,上帝高於所有。(BRASIL ACIMA DE TUDO, DEUS ACIMA DE TODOS.)」。

城市中產階級厭棄了一向維護工人階級利益的勞工黨,社會底層基督教家庭依然虔信宗教。借助這些,博索納羅牢牢握住了贏取這些女性支持的籌碼。至於他在城市暴力、毒品交易等方面的具體主張,在這一意義上不過是錦上添花。

(圖/澎湃新聞)
受傷的博索納羅躺在病床上。(圖/澎湃新聞)

第一輪投票的結果也顯示了#EleNão(他不行)運動未能完成預期目標。儘管結果不盡人意,巴西政局和其它拉美國家一樣,向來難以捉摸、不可預測。本屆總統大選中,主要競爭者博索納羅和哈達德都遭到了極其猛烈的反對,傳達出選民普遍的失望情緒,更增添了選舉的不確定性。前總統魯拉的個人魅力為勞工黨候選人帶來了相當可觀的支持率,但自其執政以來,巴西經濟持續低迷,社會狀況改善效率不如人意,加上魯拉本人貪污入獄的致命一擊,使哈達德在選舉中不得不面臨被動局面。

同時,巴西政局右翼抬頭趨勢明顯,是以博索納羅的極右翼主張儘管備受批評,但對特定階層仍有穩固的吸引力。與勞工黨針鋒相對的立場也能賺到可觀的選票,因此博索納羅在第一輪選舉中擁有巨大優勢。但另一方面,以#EleNão(他不行)運動為代表的反對組織潛力巨大,很可能在第二輪選舉中實現聯合,截斷博索納羅當選之路。

在這一背景下,儘管#EleNão(他不行)運動在此一階段壯志未酬,未來也可能遭到壓制,但依然呈現出巴西女性權利和意識相互促進、不斷上升的趨勢。當然,由於兼具政治和社會屬性,這場運動的得失也無法依據單一取向評判。運動的發起本身,仍可被看作女性主義運動取得的卓越成就,顯示出女性力量在社會政治參與上可期的未來。

文/盧正琦、朱豫歌(中國北京大學葡語系大三學生,目前在巴西坎皮納斯州立大學Unicamp交換。)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澎湃新聞《文化課》(原標題:巴西女性發起「他不行」運動反博爾索納羅當選,目前還不太行)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