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生質材料的商機,台灣該怎麼做才能有足夠競爭力?生質專家這樣說…

2018-11-05 16:07

? 人氣

這幾個月從我們生質材料一系列文章的點閱數字看來,我感覺對綠色產業有興趣的人,已經可以用邏輯思考許多問題,這使我這個工程師很振奮,上一篇我們談塑膠回收的技術,今天我將再接再厲談談生質材料(或稱為生質塑膠)的技術,以及回答臺灣除了再生塑膠的加工技術具有國際水準外,我們的技術水準是否在生質材料市場,也有放手一搏的競爭機會?

我不喜歡給讓所有人都不生氣的答案,也不想跟你回頭討論生質材料產業到底要不要發展,我將給你一個確定的、負責任的答案,也就是要如何發展的解方。

以生質材料取代傳統塑膠,對解決地球暖化肯定有幫助,也是一定要走的方向

我之所以敢這麼說,是因為只要看一下以下的數字,就會明白繼續使用石油與天然氣,即使我們再努力節電,都只是做功德,全球歷年來累積的二氧化碳排放量還是會不斷增加,說什麼地球暖化可以解決根本是自己騙自己。

全球80~90%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來自煤、石油、天然氣等化石資源
全球每年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約370億噸
全球每年每人平均二氧化碳排放量約4.5噸,目前世界總人口約74億人,4.5噸 X 74億人= 333億噸,不需要太高的智商就可知大部分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是來自人類的活動

解方是什麼呢?除了減量(reduction)之外,我們還需要取代(replace)與碳中和(neutralization)這兩種策略。

取代是指用別的低碳/零碳資源取代煤、石油與天然氣,而碳中和是要找到吸碳或補碳的方法,去抵銷掉額外的排碳量。所以當我們用低碳的生質材料取代傳統石化塑膠,就是一種取代策略;當我們種樹、種植各種作物,增加很多生質原料,就是一種碳中和策略。

生質材料產業的創意發展路徑就是將生技業與化工業異業結合

其實生質材料發展很有趣,我們先從產業鏈的角度來看。生質材料的產業鏈一樣分為上、中、下游,以最常見的生質材料聚乳酸(PLA)為例,產業的上游就是生產出一顆顆的PLA樹脂粒,對於這種粒狀的原物料,有一個很有學問的專有名詞,稱為基礎材料(building block)。接下來由於PLA的材料特性,因此會與特定比例的其他種類生質材料混合摻配,形成一種新的複方生質材料,這部分的配方設計與生產就是產業的中游負責。至於產業的終端就是用其複方生質材料生產吸管、環保塑膠袋、雞蛋包裝盒等各式PLA產品。

接下來我們開始來談比較硬底子的上游端生產技術內容,這類的技術種類及組合太多,族繁不及備載,因此我只給大家一個想像,那就是生技業與化工業的異業合作。以PLA來說明,大家想到生技業,就會想到用微生物發酵技術去生產健康食品,在PLA樹脂粒的生產過程中也是使用同一種邏輯,只是用微生物發酵技術去生產乳酸,然後再使用化工業的技術,例如用純化技術去除乳酸雜質,用高溫催化劑將液態的乳酸合成為固體狀的聚乳酸。

喜歡這篇文章嗎?

綠學院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