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蜂蜜檸檬
  • 中國危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生活奢侈的貴族們,是怎麼度過二戰的?這3個貴婦的傳奇故事驚呆全法國

曾經有三位生活在巴黎的貴婦,她們面對戰爭時做出了截然不同的選擇,也收穫了完全不同的結果。(圖/風傳媒合成)

曾經有三位生活在巴黎的貴婦,她們面對戰爭時做出了截然不同的選擇,也收穫了完全不同的結果。(圖/風傳媒合成)

縱觀歷史,在任何一場戰爭中,政治家和士兵都是主要角色而在平日裡呼風喚雨的名流貴族們,似乎只給人們留下了一個模糊的影像。鮮少有人知道,這些原本風風光光的人們,背地裡被戰爭改變成了什麼模樣。

或許有人猜想,名流貴族們一定會盡一切可能逃離戰爭的是非之地,跑到異國他鄉繼續享受舒適安樂的生活。但實際上,逃離戰爭意味著放棄原有的地位,關係,名譽,甚至是失去經濟來源。雖然戰爭時刻威脅著人們的生命,但當面對許多割捨不下的牽絆,「逃離」反而變成了「勇氣」的代名詞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處境,也面臨著不同的考驗。曾經有三位生活在巴黎的貴婦,當她們面對戰爭時,做出了截然不同的選擇,也收穫了完全不同的結果。

侯爵夫人和她的藝術夢

在戰前那些年,路易莎·卡薩蒂(Luisa Casati)侯爵夫人是轟動一時的社交人物。

她身為貴族,散發著法國人濃厚的浪漫主義色彩,讓無數人為之傾倒。特別是,她誇張而不失美感的裝扮,獨特而前衛的行為藝術啟發了許多藝術家的靈感,包括大名鼎鼎的畢卡索。

(圖/澎湃新聞)
(圖/澎湃新聞)

她的服裝通常由先鋒派芭蕾舞團設計師萊昂·巴克斯特親自設計製作。有時她穿著領口一直開到肚臍的前衛時裝。有時她只穿一身皮毛服裝,手執鑲有珠寶外殼的鍊子。有時,她遛著幾隻寵物獵豹招搖過市,立時引來一些深夜狂歡作樂者的齊聲喝彩。有時,她脖子上纏著一條染成金色,透過餵藥整治得服服帖帖的蛇,充當一條活的項鍊。她還不惜冒險用有毒的顛茄劑滴進眼內,使瞳孔放得老大-她要的就是一種半人半妖的觀賞效果。

那些年裡,路易莎·卡薩蒂把她居住的套房變成了一個精美的舞台場所,吸毒,虐戀,狂歡......她和她的客人們瘋狂地享受著紙醉金迷的奢華生活。

然而,這種生活隨著戰爭的到來而中止了。1914年8月4日下午晚些時候,路易莎·卡薩蒂心血來潮,在麗茲大酒店想要份早餐。她按下門鈴,可是沒人跑來。這位侯爵夫人來到走廊裡,發現大廳裡莫名其妙地空無一人。開電梯的服務員也逃離了崗位。侯爵夫人不禁勃然大怒。

(圖/維基百科)
(圖/維基百科)

其實她有所不知,德國已經對法國宣戰那天上午,比利時遭到入侵、德軍正在氣勢洶洶地撲來,想要佔領歐洲最讓他們朝思暮想的華都:巴黎。

不久之後,她所看到的世界陷入了一片混亂。女雕塑家凱瑟琳·巴罕斯基後來回憶道:「我聽到卡薩蒂侯爵夫人在狂亂地喊叫。她滿頭紅發亂蓬蓬的,野性十足。她穿著著名設計師巴克斯特和波烈設計的女裝,突然之間看上去非常兇惡,雖然大發雷霆,卻無濟於事,就像是一個蠟像小女人一樣在這種新生活現實中百無一用,悵然若失」。

當戰爭觸及了生活的根基,藝術不再是不可或缺的了。侯爵夫人不但失去了眾多的簇擁,缺乏生活經驗的她更是難以接受因戰爭而變得糟糕透頂的生活。為了填補心中的巨大落差,她越來越鋪張浪費,很快她就欠下了巨額的債務。

後來,卡薩蒂逃到了倫敦,生活在一個十分簡陋的單間公寓裡。據說,有人看到她在垃圾桶裡翻找羽毛來裝飾她的頭髮,落魄異常。

天堂和地獄,其實只有一線之隔。

法國演員和她的納粹情人

通敵叛國沒有好下場,名噪一時的法國女演員阿爾萊蒂不可能不知道這個道理。

(圖/澎湃新聞)
(圖/澎湃新聞)

儘管她是當時最為著名的電影明星,身邊簇擁著無數的追求者。但是,沒有一位像德軍中尉漢斯·尤爾根那樣特別。這位德軍中尉是外交官的兒子,英俊帥氣、談吐不凡,既有軍人的勇猛銳利,又有文人的溫文儒雅。而且,他作為納粹軍官,總有一層讓阿爾萊蒂欲罷不能的神秘感。這讓「閱人無數」的阿爾萊蒂,再一次燃起了生活的激情。

一開始,阿爾萊蒂還面臨著強烈的內心衝突。但是當她知道她不是唯一一位和德國情人過著奢侈生活的法國女人之後,這種內心衝突立即被熾燃的愛情所取代,以至於後來,阿爾萊蒂與漢斯·尤爾根的風流韻事已經成為廣為人知的浪漫艷情。

不過好景不長,阿爾萊蒂馬上又面臨著另一個艱難的抉擇。6月6日,盟軍部隊在諾曼地登陸的消息傳遍巴黎,這意味著一場生死大戰即將來臨。她心裡清楚過不了多久,她就必須在漢斯和巴黎之間做出最後的選擇。

自諾曼地先遣部隊登陸以後,288萬的盟國大軍如潮水般湧入法國,納粹德國很快就招架不住。漢斯告訴阿爾萊蒂,他必須要離開法國了,他希望阿爾萊蒂跟著他離開。為此他設計了完美的撤離和後續生活計劃,一再地說服阿爾萊蒂。

(圖/維基百科)
(圖/維基百科)

阿爾萊蒂沉默了......她深深愛著漢斯·尤爾根;不僅愛得激情似火,而且愛得生動如歌,甚至愛得意亂情迷、神思恍惚。但是,為什麼他是納粹的將領啊!經歷了一番激烈的思想鬥爭之後,在愛情和國家面前,她選擇了國家。她哭著告訴漢斯·尤爾根,她不會離開巴黎,而且,她對這一決定絕不反悔。

漢斯·尤爾根走了,阿爾萊蒂徹底失去了曾讓她銘心刻骨的愛情。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阿爾萊蒂的良心也得到了稍許的慰藉。然而,讓她始料未及的是,隨著巴黎的光復,一場嚴酷的審訊正在向她走來......

美國富翁和她的貴族夢

當人們紛紛逃離法國時,美國富豪勞拉·梅·克里甘做出了完全的相反的選擇。

勞拉是美國中西部一位鋼鐵工業老闆的遺孀。丈夫死後,她成了美國最富有的女人之一。1940年夏季,她每個月的收入為80萬美元,按今天的價格來算大大超過1200萬美元。

在美國的時候,巨額的財富並沒有給她帶來真正的快樂,這和她的出身有著密切的關係。1879年,勞拉•梅•克里甘出生在美國威斯康辛州沃帕卡郡一個工人階級家庭。她當過女侍、電話接線員,後來成為芝加哥市一名醫生的妻子,再後來又成為鋼鐵大亨詹姆斯•克里甘的情人。她和當醫生的丈夫快速低調地離婚之後,於1916年與詹姆斯·克里甘結婚。可以說,勞拉從一位「灰姑娘」,一躍成為了「豪門貴婦」。但是這段婚姻讓美國的上流社會大為震驚和失望,不但當地的菁英階層對他們二人冷嘲熱諷,就連他們搬遷到遙遠的曼哈頓之後,這種情況還是沒有得到改觀。

(圖/澎湃新聞)
(圖/澎湃新聞)

勞拉曾精心策劃了一場數十萬美元的超豪華宴會,希望能藉此一舉洗刷「前恥」,以擠身上流社會。但可惜的是,出身卑微的她,越想粉飾自己,似乎就越被別人所不齒。有人評價她:「長相不漂亮,沒有受過良好教育,也不特別聰明;講話時天真膚淺,顛三倒四。」

遭到厭棄而倍感​​心灰意冷的二人,最終決定來到浪漫的「貴族之都」-巴黎,以開啟一段新的生活另勞拉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深受世界大戰和經濟大蕭條困擾的巴黎貴族們,對她的到來簡直是歡呼雀躍。來到巴黎後不久,丈夫詹姆斯·克里甘因病去世,而勞拉卻因為出手闊綽,一下子成為了轟動巴黎的「美國天使」。有人評價道:「20年代有位了不起的女主人,她就是活潑自信的勞拉·梅·克里甘。她在短短6個月裡從一名電話接線員一躍成為一名富有的寡婦,堪稱美國版的灰姑娘,前所未有,無人能敵!」

這種180度的大轉變讓勞拉頗為喜悅,她擠身上流社會的夢想竟在巴黎實現了!只要用一筆微不足道的小錢,她就可以充分利用新聞媒體宣傳報導自己的社交慶典和娛樂活動,為自己大造聲勢,出盡風頭。除了舉辦晚宴,她還熱心於慈善事業。戰爭期間,她用自己的財產幫助了許多傷兵排憂解難。為了表彰她所做的貢獻,英國政府還向她頒發了國王勳章。

勞拉後來還獲得了一個新的頭銜:「戰爭年代的女英雄」。從「灰姑娘」到「貴婦」再到「女英雄」,或許勞拉自己都沒有想到,戰爭竟然能給自己帶來如此巨大的身份轉變。

歷史是微妙的,人性是複雜的。在那段牽連到眾人生死存亡及情感安危的年代裡,上演了一幕又一幕形形色色的人間悲喜劇。實際上,這三位貴婦的經歷只是歷史中的一個小小縮影,還有許多隱秘在歷史中的精彩故事,等待著我們慢慢去發掘,品讀。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澎湃新聞《鏡相》(原標題:那些生活在巴黎的貴婦們,是怎麼度過二戰的?)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