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面對「表面說沒事,背後卻瘋狂捅你刀」的人?心理師:先搞懂他們「情緒寄生」的心態

2018-12-03 11:36

? 人氣

【和情緒對話】

我怪罪你的力量有多大,

我心裡的脆弱就有多大。

你害怕我怪罪的力量有多強,

你心裡缺乏自信的程度就有多強。

我將我的不如意寄託在你身上,

如果你的心智夠堅強,

就會知道你可以離我離得遠遠的。

即便我會在你身邊刮起狂風暴雨,

你還是可以表現得雲淡風輕。

只有當你也在意我時,

你才會被我的情緒寄生。

念碩士班時,我曾經在補習班教書。我的位置原本屬於一位補教業名師,但由於某些因素,他換到對手補習班任教,學期之間的臨時更換,讓許多慕他名而來的學生抗議,要求退錢。

我也曾是補習班裡的一名學生,經理詢問我可否在此危機時刻幫忙救火。我年紀雖輕,「憨膽」卻不小,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並立即投入撰寫講義內容,沒想到等我站上補習班講台當天,才發現自己撰寫的講義上印了一個補教藝名,而這個名字和前一位老師的化名,雖不同字,讀起來卻是同音。

當年我才將滿二十三歲,顯然是憨膽有餘、勇氣卻不足,感覺哪裡怪怪的,卻沒有跨出腳步去處理。老闆一句:「這名字又不是誰的專利?」我就默默接受了,從沒想過之後要花上十多年時間來收拾後果。

我怪罪你的力量有多大,我心裡的脆弱就有多大

我怪罪你的力量有多大,  我心裡的脆弱就有多大。(圖/取自pakutaso)
我怪罪你的力量有多大, 我心裡的脆弱就有多大。(圖/取自pakutaso)

補習班任教我很快上手,學生反應不錯,人數也越來越多。沒想到兩年後,碩士班畢業的我進入職場,巧與前一位名師相逢,成了工作上多有重疊的夥伴。更精確地說,我們原本分別站在兩座補習班山頭,老天卻大筆一揮,硬把我們圈進了同個空間裡。我很早就認識老師,卻不確定他是否記得當年的我,許多次想開口提起此事,出於對關係的在意,又不知怎麼開口。這樣一拖又過兩年,就在我要離開當時位置前,一次談話中,我終於主動說出自己擔任補教一事。

「噢,原來是你啊!」他竟然露出燦笑,「如果是你的話就沒關係,你就跟我妹妹一樣。」

我的心情就像從十萬英里的高空跳下,急速落地前,被老天的大手穩穩地托住,下到平地安放。當晚,我開心地外出慶祝,終於放下心中大石,卻忘了把手機帶出門。回家後檢視手機,擠爆的留言把我的心都聽沉了。先是補習班留言,說有人到教室現場鬧事,再來是早先才對我說「沒關係」的師長,留下哭泣怒罵的語音留言。隔天,我辭去補教教職。十多年來,我都在反省,當初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這件事發生後,我在領域內變得很「紅」。

博士班畢業,我開始尋覓大學教職,到北部幾所學校應徵,認識的朋友常偷偷問我:「有沒有得罪我們系上的誰?」他們問的都是年紀大我一截,我早先就讀過他們的著作、讓我十分尊敬的師長,這些人我一個也沒見過,但他們彷彿都十分熟悉我,謠傳我是個背信忘義又可惡至極的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