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失去兩根手指還要做這行?外國記者深入最真實台灣,大讚蛇湯是最美風景!

2016-01-10 07:00

? 人氣

旅程接近尾聲,我們返回臺北。回臺北的第一件事,就是帶馬克到華西街,看早期風化區、蛇店,體驗蛇湯,這是我對他的承諾。通常制式行程,因為種種顧慮,會避開這些。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作為一個記者,不是在別人幫我設定的範圍內觀察,應該主動挖掘真實生活的靈魂,參與在地人的生活。」馬克嚴肅地說。回到歐洲後,他也為華西街寫了一篇動人的故事。

我們慢慢走入華西街參觀蛇店,「這工作這麼辛苦,為什麼還要繼續?」看著店主人不斷揮舞毒蛇,馬克想試著瞭解;但他決定先不透露記者身分,用觀光客的角度觀察。於是,他直入店內,打算坐下來喝碗蛇湯後,再訪談。

馬克吃了蛇肉,連蛇湯、蛇血也一一品嘗;我從未、也不敢嘗試蛇湯,但禁不住他的慫恿。

「慕瑾,至少試試蛇湯,這真是好東西。這跟妳之前要我嘗試臭豆腐有什麼不同呢?為什麼不能試圖從理解別人開始呢?」這是我的初體驗,鼓起勇氣,我也喝了蛇肉湯,發現並沒有蛇腥味,就像在喝清湯,反倒是蛇肉的口感介於雞肉與魚肉之間,完全超乎我的想像。

隨後,透過我的翻譯,馬克訪問了高壯的蛇店老闆;年逾六十五的店主人,從小因為抓蛇,失去了兩根手指頭。現在後繼無人,加上環保意識抬頭,越來越少人願意從事這行業。

「這是我對自己的承諾,既然選擇做這一行,我就會做到最後一天,就算沒有人願意繼承。」蛇店老闆說。

「他用他的生命從事這份工作,不只是熱情,甚至可能因此喪命。我們要敬佩他,這工作無法賺多少錢,他卻接受命運安排,走在這樣的人生道路上。」馬克深深被感動,不停地跟我分享內心感受。

我帶過許多國外記者參訪臺灣,就屬馬克最願意敞開心門,跟人對話,跟在地人有最多的互動。「我們這次的相遇是有意義的,希望我們以後還能挖掘更多甘草人物。你很真誠地帶我認識臺灣,而不是想特別呈現什麼給我,讓我能無礙地認識這裡,讓我看到一個不虛假的臺灣。」搭機離開臺灣前,馬克給我一個大擁抱。

我知道,天涯海角,又多了一個談得來的好朋友。馬克和我各自在地球飛來飛去的歲月裡,我們持續分享旅程中所遇見的人與風景,他總是在某一個國度捎來一封電子郵件:「我知道妳在某一處跟我一樣體驗生命、享受旅行!」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時報出版《外國旅人遇見臺灣驚豔》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