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中70年前差點被血洗!學生挺身跟軍隊火拼,卻遭國民黨汙衊數十年…揭課本沒提的黑歷史

2019-01-11 17:51

? 人氣

當時雄中的學生們為了守護家園,不惜拿槍出去跟憲兵火拼!(示意圖/維基百科)

當時雄中的學生們為了守護家園,不惜拿槍出去跟憲兵火拼!(示意圖/維基百科)

1947 年二二八事件期間全台陷入極大的動盪,雄中、雄工等一群熱血青年們,自組自衛隊保衛家園、維護治安,也庇護了許多逃難來台的外省人,他們勇敢地拿起步槍跟國民黨派來的憲兵火拼,雄中更是成為二二八事件期間唯一遭國府軍攻擊過的學校,在今日的高雄中學第二紅樓東牆,仍可看見當年軍隊射擊迫擊砲的彈痕。不過,這些熱血青年所組成的高雄中學自衛隊(簡稱雄中自衛隊),當時的政府還極力抹黑,說他們是受到「日本奴化教育」才會反抗,就連校園曾差點被軍隊血洗的事情也是到了近代,透過史料的發掘才漸漸被民眾得知。

「祖國」官員荒唐,學生揭竿而起

雖名為「雄中自衛隊」,但其實除了雄中之外,還有許多其他的學校。二二八事件發時期間,由當時的台灣省立高雄第一中學(今雄中)的李榮河和陳仁悲等人為主,與高雄工業學校(雄工)、高雄商業學校(雄商)和高雄女中(雄女)的學生集結而成「雄中自衛隊」。

事出必有因,自衛隊這種組織也不是平白無故出現的,通常會由人民自動主成自衛隊的區域,代表這個區域可能正處於比較動盪、政府失能,當時的台灣正事處於這樣的氛圍中。

1945年8月14日,由當時的日本天皇錄音發表《終戰詔書》之後,同年國民政府接替日本治理台灣。台灣終於從1895年《馬關條約》簽訂後,首度回到「中國的懷抱」。然而在此之前台灣曾受過日本長達50年的統治,因此當時的台灣人對於「中國」充滿各種期待,但在見聞了來台人員的言行之後,馬上由原本的滿懷期望轉變成失望。

來台人員不但法紀觀念不足,政府官員更是貪得無厭,接踵而來的經濟蕭條、人民失業、嚴重歧視與之後的二二八事件爆發,更使原本的台灣人對這些甫來台的「另一批統治者」充滿更多的不信任。因此,在這樣一個背景下,雄中自衛隊誕生了。

學過軍訓沒上戰場,卻用來保護家園

主要組成雄中自衛隊的其中一位成員 – 陳仁悲曾在訪問紀錄中說:「到了左營軍港,與國軍初次見面的印象實在很差,我們感到極度失望,有些士兵擔扁擔,後面戴斗笠,手拿雨傘和鍋子什麼的,心想,這樣的軍隊怎麼打得贏日本軍,這種軍隊真要來管我們台灣,是要如何管?

果不其然,陳仁悲的擔心發生了,這些甫來台的政府官員對台灣不夠了解,最終在1947年2月爆發了二二八事件。二二八事件發生後,不只是台北陷入混亂,全台各地包括高雄在內,所有早對於政府有所不滿的群眾,群體展開罷工、罷市,大小商店也相繼響應,民心憤慨,群情激昂。

當時的雄中高年級棒球隊員的學生李榮河、陳仁悲等人因時常擔任各種學生團體的領袖,加上他們認為,目前台灣內部正處於失序的狀態,為了穩定並保護校園,實在有必要為這個「戰亂後紛亂的社會」做些什麼。於是,於同年3月4日主導成立自衛隊,被眾人推舉為隊長及副隊長。自衛隊主要由高二生帶領,其自主性非常的強,內部也有組別的區分,主要有治安組與糧食組。也因此當時的師長多半只能負責在旁陪同與關心的角色,無法介入太多。

不過,可別以為他們只是學生隨便組成的組織,由於當時的高雄中學在國民政府來台之前,受到的是日本軍國主義式的教育,因此學校內也有嚴謹的軍事訓練課程,從徒手訓練到拿槍作戰,每個雄中的學生都受過基礎且扎實的軍事訓練。甚至在二戰期間,日本帝國兵員吃緊時,也曾召集部分的學生上戰場,雖然不久日本即投降,但這也使雄中自衛隊裡的部分成員有過戰鬥經驗。

既然是自衛隊,為了維持秩序與保護校園的安全,所以除了要有良好的組織分工外,為了抵抗政府粗暴的行動,有時「武力」更是不可少的。在自衛隊成立之後,由於學校的秩序仍有些混亂,所以李榮河便派人打開軍械庫,拿出日治時期軍訓用的三八式步槍和子彈,開始分派並巡邏校園。不過槍枝及彈藥多分配給高二生使用,高一生多配戴木刀與小刀。另外,他們也將學校第二棟二樓教室及倉庫開設給人民,成為暫時的「民眾保護所」,其中大部分的受保護者有許多都是外省人。

拿著步槍、武士刀,與火力強大的憲兵對戰

3月5日,憲兵佔領了高雄車站,凍結了高雄主要的南北交通樞紐。憲兵隊還在2樓架設機關槍,阻止人民靠近,有奇怪舉動的人當場格殺毋論。這一封鎖使得原本依賴鐵路運輸的糧食無法送往高雄,嚴重影響人民的生計。想出去的出不去,想進來的進不來,高雄地區瞬間被孤立。

雄中自衛隊的李榮河、陳仁悲等人見狀,決定組一支「決死隊」(敢死隊),以李榮河坐鎮校園運籌帷幄,由陳仁悲帶頭,率領決死隊眾人誓死奪回車站。當天早上10點,決死隊成員手持日本刀、手榴彈與步槍,兵分三路前往高雄車站,不過最後只有陳仁悲帶領的那一路有真正跟憲兵打起來。

當時雄中的學生們為了守護家園,不惜拿槍出去跟憲兵火拼!(示意圖/維基百科)
當時雄中的學生們為了守護家園,不惜拿槍出去跟憲兵火拼!(示意圖/維基百科)

10點一到,陳仁悲發動攻擊,目標是駐守在火車站旁食堂內的數十名憲兵,不過第一隊隊員因為使用的子彈品質不良,所以子彈根本還沒飛到憲兵前,就已經先落地了。第二隊的學生也許是軍事訓練的經驗不足,所以根本不知道手榴彈在投擲前要拔插銷,結果擲出的手榴彈完全沒有爆炸。

剩下最後由陳仁悲率領的第三隊了,這隊的配置主要以步槍及日本刀為主,陳仁悲下令以正面匍匐進攻。接近中午時,憲兵發現了陳仁悲等人的身影,遂展開一陣強烈掃射。美援的武器十分先進,子彈來得又急又快,瞬間使陳仁悲率領的第三隊陷入混亂,過程中已有一名學生被子彈掃到。

學生與憲兵對峙約5、6小時,接近下午時,因為武器不足,訓練也不精,加上其他兩隊的「無效果攻擊」,李榮河感到大勢已去,所以派人商請與憲兵隊長交好的高雄一中父兄會會長陳啟清出面調停交涉,學生們則趁隙退回校園。最後,整個過程,僅有當時那名中彈的學生在送達前就已經沒了呼吸心跳,其他學生可以說是無人傷亡。事件看似落幕,不過就在決死隊進攻車站時,要塞司令部一接獲消息,一早便迅速重整部隊了,深夜後開始在市區重要地點駐紮。

3月6日早上,陳仁悲的堂兄陳仁和特地通知他,告知他現在高雄車站附近都已可以見到著軍服的軍人穿梭,駐紮在鳳山的軍隊即將攻擊高雄一中,建議他們趕快撤離。接獲消息後的雄中自衛隊開始商議,由於沒有足夠的武器能抵抗,加上不容易防守,所以決定解散後各自返家。

3月7日,由有「高雄屠夫」之稱的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及其他軍官,在未獲上級指示下卻派兵血洗高雄市區,其中包括了高雄第一中學在內,同時彭孟緝也下令使用「迫擊砲」轟擊校園,導致雄中紅樓東牆,留下被迫擊砲射擊的彈痕。當時軍隊進入後,才發現自衛隊早已人去樓空,剩下的是避難的2000多位外省人。

抹黑學生長達數十年

雄中自衛隊紀念碑。(圖/維基百科)
雄中自衛隊紀念碑。(圖/維基百科)

事後彭孟緝、陳桐等人極力抹黑雄中自衛隊,他們表示,自衛隊拘禁了2000多位外省人,甚至當軍隊靠近校園時,發現有許多外省人被綁在窗口當人肉沙包,或被脅迫當人質。不過當軍隊進攻時,雄中自衛隊早已撤離,校園內已無武裝分子,實在難想像是誰去脅迫或將外省人綁在窗口當人質。

二二八事件後,政府雖然表示「寬大處理」參與自衛隊的學生,不過卻以自衛隊成員是受「日本奴化教育的毒害」作結。而高雄第一中學與高雄第二中學合併,高雄第一中學的校長林景元被人以「領導無方」為由而被撤換,改由高雄第二中學的校長,同時也是外省人的林一鶴擔任新學校的校長。此後這件事情也在當局的高壓下無人敢提,直到近年才漸漸還原當時真相。

雄中自衛隊的成立,是想為戰亂後紛亂的社會挺身而出,原本是想主動保護民眾,替當時失能混亂的政府守護社會秩序,只是沒想到國民政府採取強硬的手段,最後導致事情卻越演越烈。二二八事件,最重要的是在於反省記取歷史的教訓,相對於社會菁英的冤死,雄中自衛隊挺身保衛家園而戰死,也是一段不該被埋沒的貢獻。

責任編輯/潘渝霈

本篇文章共 3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340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毅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