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宏志專文:認真請客─記真誠馳走的王宣一

2016-03-06 07:20

? 人氣

詹宏志洗手做羹湯,重現「宣一宴」。(攝影:高琹雯/新經典提供)

詹宏志洗手做羹湯,重現「宣一宴」。(攝影:高琹雯/新經典提供)

《國宴與家宴》一書的起頭來自於作者王宣一發表在《中國時報》「人間副刊」的一篇同名文章,文長約二萬五千字,從報紙副刊的標準看,算是很長的文章了,所以必須分好幾天連載。

作者的原意本來是寫一篇懷念母親的文字,但文章在報紙上還沒有刊完,宣一卻意外地開始接到一連串的電話,這些電話改變了作者原本自己的人生計劃,也改變了她在人們心目中的定位與印象。

電話的內容其實各不相同,有的是出版社打來的,問她要不要出版食譜書;也有的是讀者打來的,要問某道菜的詳細做法;更有的是熟朋友打來的,那是來討食的,說某道菜你已經好久沒有做了;或者是來算帳的,說為什麼某道菜你從來沒請我吃過;當然還有更令她意外的電話,有的是大飯店打電話來要她去擔任美食顧問,有的是電台和電視的美食節目想邀請她上節目,餐飲競賽也邀請她去做評審,而幾個知名雜誌則邀請她去寫美食專欄......

這些電話多半讓宣一感到困惑而且困擾,她是辭去新聞工作後才起步很晚地開始文學創作,曾經是五本小說集(長篇或短篇)的作者,也得過一些文學奬,但寫〈國宴與家宴〉時她已經停止了小說創作有一段時間,大概是對文學生涯感到灰心失望,對文學圈子裡的虛矯與相輕也有一種格格不入的疏離感。而這篇文章完成的時候,她的母親也已經過世多年了,在一次兄弟姊妹與親人的聚會當中,她突然想起她那位豁達獨立卻又從容大器的母親,懷念起從前環繞著母親的那些日子以及已然消逝的某種生活氛圍,她提筆紀錄了那個時代與那樣的生活;正因為母親是一位持家的家庭主婦,這些紀錄乃就圍繞著平凡生活的廚房與宴客。本來想寫時代與生活,無意間竟同時紀錄了廚房裡的飲食風景,連帶觸動了許多同樣緬懷昔日生活景觀與飲食滋味的讀者,但這並不是作者的自我認知或創作原意,所以她才對這些電話感到意外。

一開始她大概是委婉推拒了所有這些的「美麗誤會」,有一次她甚至不無抱怨地跟我苦笑說:「怎麼(在別人眼中)就變成了一個煮飯的呢?」但這些邀約鍥而不捨,有些還是來自於她頗敬重的編輯與朋友,這就慢慢改變了她的心意;而對於飲食生活及其文化,她也頗有自己的想法與做法,因此她先接受了部分邀請,寫了一些其他的飲食回憶,有的是關於童年往事的美食風景,有的則是討論江浙菜的幽微特色與文化傳承,這些文章集合起來,就成了《國宴與家宴》這本書。

詹宏志複刻宣一宴,宴請眾好友。(尤傳莉攝/新經典提供)
詹宏志複刻宣一宴,宴請眾好友。(尤傳莉攝/新經典提供)

出書時,應編輯的建議與要求,她也寫下了十一道菜的食譜(後來她在簡體字版裡拿掉一道和江浙菜無關的食譜,剩下了十道),透露她親身實踐的一面,或者可以視為她對做為一個「煮飯的」身份的新認同。書在2003年出版了台灣版,2005年出版了大陸的簡體字版,兩岸都有一些喜歡她的讀者。她也漸漸有種領悟,注意到自己的獨特天份與出身機運,這才慢慢對飲食文化與做菜實踐都積極起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