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爾德專欄:棉花戰爭,台商當心被血棉花砸頭

2019年青島泰光製鞋廠的維吾爾族勞工揮舞著五星旗(取自ASPI網站)

中國與西方國家正激烈地上演著「棉花戰爭」,不只引發中國熱血小粉紅肉搜抵制拒用新疆棉的西方品牌,中國官媒也火力全開回擊西方媒體、研究機構與人權團體指控新疆棉涉及強迫勞動、奴工營問題。就在棉花戰爭開打之際,美國國務院3月30日公佈的2020年度的《各國人權報告》中,明文指出「新疆發生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報告並稱,證據顯示有超過100萬維吾爾等少數民族的穆斯林被關押在拘留營,還有200萬人受到全日制「再教育」培訓。

「棉花戰爭」不會只是中、西方互扔「血棉花」而已,更會擴及各產業鏈,甚至台商也會受牽連。這場棉花戰爭涉及幾個關鍵詞:反恐、再教育營、援疆、脫窮,以及最重要的供應鏈重組。

從上個世紀90年代開始對激進伊斯蘭政治運動採取「去極端化」手段。2016年陳全國接掌新疆黨委書記後,更開始鐵腕整治穆斯林,而「再教育營」就成了中共治疆的重要法寶。

先從中國近30年來治理新疆的政策談起,從上個世紀90年代開始對激進伊斯蘭政治運動採取「去極端化」手段,中國少數民主政策也從促進融合轉變成強制同化。本世紀初911事件讓中國得以藉反恐之名,在新疆高壓鎮壓伊斯蘭教徒。而隨著激進伊斯蘭政治運動在全球興起,新疆的激進穆斯林也在中國各地製造攻擊事件,其中以2014年昆明車站31人死亡、141人受傷的攻擊事件最震撼。2016年陳全國接掌新疆黨委書記後,更開始鐵腕整治穆斯林,而「再教育營」就成了中共治疆的重要法寶。

依國際調查記者同盟(ICIJ)──也就是2016年公布《巴拿馬文件》的組織──釋出的一份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政法委的電文《關於進一步加強和規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工作的意見》,「再教育營」可分成「強管區」、「嚴管區」、「普管區」三等級。占多數的「普管區」主要是進行所謂的「三學一去」:「學習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律知識、職業技能和去極端化」;普管區學員待一年以上結業,之後仍然會被在地機構「跟蹤幫教」。

新疆再教育集中營衛星圖:阿圖什市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服務中心。
外界藉由衛星圖判斷新疆再教育營的位置與數量,圖為阿圖什市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服務中心。(AP)

職業教育培訓包裝反恐

新疆再教育營被美國視為種族滅絕的機制,主要是依據是聯合國《防止及懲治滅絕種族罪公約》第2條:企圖「蓄意破壞全部或部分的民族、族裔、種族或宗教群體」的行動,包括精神上的嚴重傷害,都屬種族滅絕,

2019年3月中國國務院公布的白皮書《新疆的反恐、去極端化鬥爭與人權保障》承認再教育營的存在:「通過著力改善民生、加強法制宣傳教育、依法設立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以下簡稱『教培中心』)進行幫扶教育等多種方式,最大限度保障公民的基本人權免遭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侵害。」同年8月國務院再發表《新疆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工作》白皮書指出,為反恐、去極端化,「依法設立教培中心,對學員進行系統的教育培訓,是遏制暴力恐怖案(事)件多發頻發、鏟除宗教極端主義滋生蔓延土壤的迫切需要,也是有效提升學員文化知識水平、掌握勞動技能、促進就業和增加收入的迫切需要……。」2020年9月國務院的《新疆的勞動就業保障》白皮書稱:「2014年至2019年,全疆年均培訓城鄉各類勞動者128.8萬人次。」但不能確定這個數字是否等於上述「職業技能教育培訓」的人數。

新疆再教育營被美國視為種族滅絕的機制,主要是依據是聯合國《防止及懲治滅絕種族罪公約》(UN Genocide Convention),這個由包括中國在內共152國簽署的公約第2條明文:企圖「蓄意破壞全部或部分的民族、族裔、種族或宗教群體」的行動,包括精神上的嚴重傷害,都屬種族滅絕,而再教育營的確企圖破壞新疆少數民族的宗教與文化。

包括聯合國官員在內,西方組織數度申請赴新疆了解再教育營均未獲准,只有少數外國媒體被允許在官方安排下採訪再教育營。有關再教育營的實情,很多是透新疆出逃人士透露,並從Google衛星地圖上看到類似監獄、營區的建築基地擴建,而且在這些疑似再教育營的地點旁出現新建工廠,因此懷疑這些工廠使用再教育營的學員。

強制勞動問題,除了涉及中共對伊斯蘭教的高壓政策外,另一個因素是習近平強力推動的「脫貧」。幫新疆脫貧一個重要方法就是把貧窮農村的「剩餘勞動力」轉移到其他生產領域,而中國各省也成立「援疆」領導小組辦公室與新疆各地方對口。有些省分幫忙媒合企業、提供資金、人才在當地設廠,有些則是輸入新疆的勞工到他們省裡的工廠──現強迫勞動的疑問也就在這裡發生。

ASPI:台商富士康、康舒、綠洲涉新疆強迫勞動

澳洲智庫國際網路政策中心(ASPI)2020年出了一份報告《等待出售的維吾爾人》(Uyghurs for sale)就指出,不只新疆地區有使用奴工,還把奴工輸出到其他省分。報告指出2017到2019年間,逾8萬維吾爾人從新疆被送往中國各省工廠工作,部分工人是從拘留營直接送往各地工廠。報告整理出至少82個在新疆以外各省的國際大廠或其協力工廠使用疑似強制勞動的新疆工人,台商富士康(深圳廠)、康舒、綠洲鞋業也被點名。而最近被中國網民翻出的Nike拒用新疆棉的聲明,其實主要是針對ASPI報告中提及它青島廠使用新疆勞工而做出的聲明。Nike稱從2019年起就不再聘用新疆勞工了。

澳洲智庫ASPI於2020年出版報告 《等待出售的維吾爾人》(Uyghurs for Sale),探討新疆向各省輸出強迫勞動力(取自ASPI網站)
澳洲智庫ASPI於2020年出版報告 《等待出售的維吾爾人》(Uyghurs for Sale),整理出至少82個在新疆以外各省的國際大廠或是這些廠商的協力工廠涉及使用新疆強迫勞動力。(取自ASPI網站)

這分報告讓中國大為火光,透過各種管道抨擊報告是「反華智庫」造謠抹黑,甚至對主筆的華裔女作者(Vicky Xu)做低俗的人身攻擊。最近「血棉花」炒著火熱,中國官媒又大幅報導暨南大學兩位來自新疆的女學生花九個月進行調查研究,發現這些新疆移工都是自願的,而且經濟條件獲得改善。

批評ASPI造假並不公允,因為報告幾乎都是引用公開資料、數據,也許解讀觀點會和中官方詮釋不同。例如報告引述一篇公開報導指出,新疆尼勒克縣首批50名赴江蘇武進區工作的培訓開班時,領導要求「學員在崗前培訓中,重點突出學習好國家通用語言、感恩教育、五個認同、民族團結、法律法規等方面的學習。要克服語言上的障礙,認真學習國語,要學有所成,學有所用,要在培訓期間和平時生活中加強國語交流,並以軍訓強化紀律意識……。」這段話其實證明這些新疆移工不只是去工作還接受思考改造。而且這些工人由三名管理幹部集體帶隊坐火車到江蘇。其他文件也顯示,到工廠後有管理幹部繼續留下陪同。

報告也指出,南韓化工大廠泰光在山東青島的鞋廠的新疆勞工,他們白天上工,晚上在夜校學習普通話、唱中國國歌,接受愛國主義教育。報告引述一個在福建的新疆工人告訴《寒冬》雜誌:幹部會檢查工人的手機,如果發現可蘭經會被送回再教育營三到五年。中國傳媒宣稱,各地維吾爾工人晚上學習活動是自願的,但是在中國強迫同化的強勢政策下,有人敢不參加嗎?

中國政府把「脫窮」和「同化」綁在一起,政治教育與勞動結合一直是中共政策。新疆更有複雜的宗教與民族問題,職業培訓也成了掩護「去極端化」的包裝。

美歐制裁只是「紙老虎放屁」?

不論是在新疆本地或輸出到外地,中國政府就是把「脫窮」和「同化」綁在一起。政治教育與勞動結合一直是中共政策,到現在還是想在外資企業設立黨組;而新疆更有複雜的宗教與民族問題,中共的政治手掌更不會鬆開。因此,職業培訓也成了掩護「去極端化」的包裝。

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2018年就已經宣布新疆再教育營違反人權、要求關閉;而ASPI報告也是去年三月就發表,美國川普政府今年一月中也宣布禁止從中國新疆進口棉花和番茄。也就是說這些都不是新議題,但為何「血棉花」風暴會在此刻升溫爆炸?

這和美國與歐盟政策有關。美國眾議院去年九月就通過了《防止強迫維吾爾勞動法》,但參議院還未通過。如果這個法案通過,企業必須主動證明它們的供應鏈裡都沒有強迫勞動,才能獲准進口。這個影響層面將更大,不只是棉花問題而已。

而歐盟27國外交部長3月21日在布魯塞爾發表制裁新疆聲明,更被視為美歐一起展開對中國嚴厲規範(所謂建立「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而新疆只是個開端。雖然美國與歐盟對新疆幾位領導人與機構制裁的殺傷力其實不大──甚至被形容為「紙老虎放屁」,但後續將有影響可能擴及更多層面,讓北京不得不全力還擊。

新疆棉花,維吾爾人,種族滅絕(AP)
新疆棉花引爆的風暴剛開始,全球供應鏈可能在歐美抵制中國下重組(AP)

影響全球供應鏈重組

在制裁公布前,3月10號歐洲議會通過一項立法提案,要求歐盟執委會儘快就跨國集團企業倫理道德問題制定法案,迫使企業對其供應鏈負責,協力廠商要符合各種社會規範,包括禁止童工、禁止強迫勞動、工安、最低工资與環保、永續等要求。這個規範供應鏈的法規估計在2022年初上路。和美國《防止強迫維吾爾勞動法》一樣,這項立法除了要求企業自身,也要求企業對其協力廠商負起相關責任。

這個法案並非針對中國,但肯定對這個「世界工廠」影響最大,其影響還可能造成全球供應鏈重組。台商去年才在ASPI報告中被點名,如今更得提防歐美強化規範供應鏈之際,不要再被血棉花砸到。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29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