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燕婷觀點:被反中消費的新疆,被外行出征的學者

2020-02-02 07:10

? 人氣

雖說現下中共對維吾爾人穆斯林的限制多於回族,但在中共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下,回族與維吾爾人身為少數民族,同享各種法律與政策上的優惠、補助、名額保障;尤其是中共對回族等信仰伊斯蘭教民族的優待制度,已逐漸令社會分化出兩種極端的政治正確。許多漢人深覺自己被政府的少數民族優惠政策「反向歧視」,從而匯為一股敵視穆斯林的政治正確,又名「穆黑」;然而網路上另一派政治正確的聲音,則主張要尊重穆斯林特殊的信仰實踐與生活習慣,因而被常被較偏「穆黑」陣營的網友貶稱為「白左」或「聖母」。白左往往批評穆黑沒人性,穆黑則罵白左天真、脫離現實,兩派人馬的罵戰,隱晦勾勒出中國複雜的伊斯蘭治理圖景。穆黑們的網路留言雖有荒誕不經的成份,卻總能喚起一定比例讀者的共鳴,這與中共行之有年的民族政策息息相關。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中共過去雖長年實施一胎化政策,但此令不涉少數民族;而回族與漢人的血統差異不大,卻實踐著迥異的宗教習慣與生活方式,又無生育限制,已令漢人埋下「中國終將伊斯蘭化」的恐懼;加上中國的清真制度遠比台灣完善,考量到回族分布之廣泛,各城市除擁有相對高比例的清真餐廳外,近年也漸有「清真面膜」、「清真疫苗」、「清真牛奶」等產品問世,同時各地清真寺的建築風格也有日漸阿拉伯化的現象,以上種種,無疑會深化漢人「被伊斯蘭吞噬」的恐懼。此外,在現實生活中,有些漢人若與回族、維吾爾人發生衝突,地方政府偶爾會以「維護穩定」、「和諧社會」、「包容少數民族」等理由,寬縱後者,打壓漢人,結果自然是讓當事漢人更加仇穆。穆黑與白左引發的民族嫌隙,公權力的失職自是難辭其咎,但所謂「禁絕伊斯蘭」,卻明顯是幻想成分居多。

但顯然多數台灣民眾對中國複雜的伊斯蘭治理概況無從理解,故最終只能藉灑狗血的新疆新聞,不斷空喊「信仰自由」、「天賦人權」等虛無口號,以遮掩自己背景知識不足的現實,並一廂情願地幻想中共「意圖消滅伊斯蘭,新疆就是案例」。另外台灣多數民眾同樣對新疆的民族、宗教、身份複雜性不感興趣,因此網路上另一種常見的發文模板,就是「中東等穆斯林國家為何不對新疆伸出援手?為何要拋棄自己的穆斯林兄弟?」由這類問題的視角看去,世界彷彿只剩伊斯蘭與非伊斯蘭兩種意識形態,但人活於世,可以有很多身份標籤;而每種身份標籤,也存在許多詮釋空間。

例如,台灣或許少有人知,維吾爾人的「再伊斯蘭化」是相當近期的產物,畢竟在後共產主義時代的中國,各地都發生了身份重塑的現象;此外同是穆斯林的回族與維吾爾人時常互批對方為「假穆斯林」,此仇此恨完全不輸維漢衝突;許多由新疆流亡至中東的維吾爾聖戰士,不僅不同情同為穆斯林的巴勒斯坦人,甚至相當崇拜以色列,因其實現了猶太人的建國理想,就如其欲建立東突厥斯坦國一般。而中共在新疆實施被西方稱為「再教育營」的教育培訓制度,其實受到許多阿拉伯國家政治領袖的支持,一來是這些伊斯蘭政治化的國家,普遍存在宗派衝突,鬥爭與打壓自己的穆斯林兄弟本就是常態;二來是中東國家的人權紀錄大多比中國差,對比沙烏地對國內什葉派、埃及對穆兄會的打壓,再教育營在他們看來,或許還算溫和之舉。

本篇文章共 65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6,23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劉燕婷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