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燕婷觀點:被反中消費的新疆,被外行出征的學者

2020-02-02 07:10

? 人氣

吳教授表示,文革時期,中共用革命話語打壓所有宗教,新疆當時確實拆了許多清真寺;但文革之後,中共出於統治需要與政治安撫,大力補助當地的清真寺工程,現下新疆的人均清真寺數已超越伊朗,僅低於印尼。政府雖偶有拆除清真寺的舉措,但大多是針對違章建築,當地的清真寺數仍非常高。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結果網友聽後,便發出以下怒吼:

「就算清真寺是違章建築,就該被官方拆除嗎?」

「所以對這位吳教授來說,中共禁絕所有宗教,不單單禁止伊斯蘭教,就沒問題?我看他根本就想說這些宗教既然不支持共產黨統治,就是邪教吧?」

針對第一類攻擊,網友或許本身就對清真寺有種偏執的迷戀,認為只要蓋了,不論有什麼理由都不能拆,也想必沒去過中東穆斯林國家,故不知當地政府針對違章清真寺也是照拆不誤,且對不同宗派的清真寺打壓更是嚴厲;第二類攻擊,則已是在對歷史潑婦罵街,吳教授只不過描述了中共過去的宗教政策,並無褒舉與稱讚語氣,但網友為了自我表現,便惡意曲解吳教授的原話,好再多寫幾行情緒性的句子,炫示自己的激憤與關注。 

2. 對再教育營的看法

吳教授的觀點是,中共為了遏止維吾爾民族主義繼續採行恐怖攻擊途徑,用的是延安整風「學習班」的老辦法,也就是讓大家集中在一起上課,每個人都要自我批鬥、解剖,檢討自己的思想有那裡不符黨的精神。這種方式在延安時期、毛時代等中央能掌握政治話語、能動員群眾的年代還算有用,但到了市場化的今日,整個世界都已頻繁交流的年代,這種整風式的學習班,效果其實非常有限。但其與納粹集中營的形式、性質都不相同。

結果網友聽了之後,完全略過吳教授原話前半段對中共統治傳統的介紹、對此政策效用的不肯定,而是緊扣最後那句,大肆攻伐:

「他竟說再教育營不是集中營!」

「他竟幫中共暴政擦脂抹粉!」

接著就是起底吳教授過去寫的族群政治專業學術文章,作為其替中共說話的鐵證,進而瘋狂跳針質疑:

「台灣不是沒有維吾爾人,應該也不可能找不到對新疆更熟悉的學者專家,為什麼找一個只知道過去歷史、卻對近期發展完全一無所知的人?」

「這種震撼彈般的影片,卻找了這種立場的學者對談,是要造成什麼效果?」

針對第一類攻擊,網友顯然已經先入為主認為「與我看法相牴觸的,就不是專家」,並沉迷在「我是專家」的幻想中而不可自拔,其本身也對兩岸的民族研究、新疆研究圈非常陌生,故不知道在現實世界中,吳教授不僅是中文學術圈少有的新疆專家,也是一流的中共族群政治研究者,其耕耘新疆近代史研究二十幾年,只因說的話不符網友想像,也相對中立,沒有浮誇用詞與特效,就要被扣「一無所知」的帽子;第二類攻擊隱含的前提則更是嚴重,即把紀錄片內容當成聖經,狂熱膜拜。

本篇文章共 65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6,23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劉燕婷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