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日報》買油不付錢還能拿補貼?石油供應過剩帶來的下一個麻煩:負油價

2020-04-20 11:10

? 人氣

國際原油。(美聯社)

國際原油。(美聯社)

新冠病毒大流行令石油市場天翻地覆。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美國原油期貨價格今年以來已下跌過半,一些地方的現貨石油價格甚至跌得更慘。全球各地的存儲空間正被迅速填滿,在原油難以運輸的某些地區,生產商可能很快就會被迫貼錢給買家,讓他們把原油拉走,這實際上相當於將油價推低至負值。

油價暴跌正在顛覆能源行業,甚至顛覆了能源衍生品交易所用的算法。芝商所(CME Group Inc.)現在表示,正在對軟體重新編程,以便處理能源相關金融工具的負價格。以市值衡量,芝商所是全球最大的期貨和期權交易所。

本文為風傳媒與華爾街日報正式合作授權轉載。欲看更多華爾街日報全文報導,請訂閱特別版華爾街日報VVIP方案,本方案僅風傳媒讀者專屬,以低於原價3折以下之全球最優惠價,即可無限暢讀中英日文全版本之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交易員稱,部分問題在於能源行業儲存過剩石油的能力有限。新冠疫情防控措施已將石油需求推至紀錄低點。工廠已經關閉。汽車和飛機停在原地。因此,在原油庫存迅速累積之際,煉油廠正大幅減少生產活動。

根據美國能源情報署(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的數據,截至4月10日的一周,美國原油庫存激增1,920萬桶,增幅創下紀錄。汽油庫存增加490萬桶,至創紀錄的2.622億桶,煉油活動則觸及2008年9月以來的最低水平。

原油的不斷增加使存儲空間不堪重負,輸油管道也充滿油。高盛(Goldman Sachs)大宗商品研究主管Jeffrey Currie表示,在難以獲得油輪存儲空間的地區,生產商可能需要採取極端措施來擺脫過剩原油。這些舉措中可能包括花錢來使過剩原油被運走。

他說道:「這就好比是高速公路上的交通。當路上有很多車時,路就會變得擁堵。」

原油種類繁多,用途廣泛,不同的等級根據幾個因素來定價,包括密度、含硫量以及運輸到貿易中心和煉油廠的便利程度。重質高硫原油的價格通常低於輕質低硫原油(比如西德得州中質油),因為此類原油往往需要更多加工。分析師和交易員稱,依賴管道運輸的原油目前正折價交易,因為沒有地方存儲,輸油管內的油無處可去。

一些地區的原油價格最近跌至個位數。標普全球普氏(S&P Global Platts)一份評估報告顯示,4月1日,哈迪斯蒂的加拿大西部精選原油現貨價跌至每桶略高於8美元,這是一種加拿大重質油,通常通過管道或鐵路運輸到美國墨西哥灣和中西部地區進行精煉。3月30日,米德蘭的西德得州中質油現貨價跌至每桶略高於10美元,當地西德得州高硫原油現貨價跌至每桶7美元左右。一家大宗商品交易公司最近對懷俄明瀝青酸原油的出價甚至低於0美元。

並非只有那些實物石油交易商在為可能出現的負定價做準備。能源衍生品交易員也是如此。INTL FCStone能源交易聯席主管Mark Benigno表示,他從未見過石油衍生品交易價低於零的情況,但已於數周前開始評估,如果出現這種情況事態將如何發展。

他表示:「這是我們必須考慮的事情。」他還稱:「期權的設置結構意味著其價值可能跌至零,這能限制你的潛在虧損。當期權的價值跌至負數時,情況就變得完全不同了。」

近幾周,交易員們把油價反彈的希望寄託在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和其他產油國身上。

4月12日,沙烏地和俄羅斯結束了一場產量之爭,並聯手美國牽頭了一個由23個產油國組成的聯盟總共減產970萬桶/日。沙烏地和俄羅斯之間的這場爭端始於3月份,起因是俄羅斯拒絕參與沙烏地支持的協同減產計劃,沙烏地隨後下調了油價並提高了原油產量,導致全球油價陷入下跌旋渦。

但交易員和分析師稱,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導致的需求損失遠超削減的供應量。

標普全球普氏分析(S&P Global Platts Analytics)全球主管Chris Midgley表示,減產的幅度遠不足以令市場平衡發生重大轉變。

美國基準油價上周三(15日)下挫至每桶19.87美元,為18年來的新低,年內迄今跌幅累計達到67%。

分析師和交易員表示,隨著能源生產商被迫削減產能,油價可能會得到提振。油價下跌已經重創產油商。雪佛龍公司(Chevron Co.)、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 Co.)和Diamondback Energy Inc.都已承諾將大幅削減開支。美國頁岩油開採公司Continental Resources Inc.最近表示,將在4月和5月減產約30%,並暫停派發季度股息。總部位於丹佛的Whiting Petroleum Corp.已申請破產。

一些分析師看到了來自中國的一線希望,一些信號顯示那裡的生活正恢復正常。中國消費者在家待了兩個月後,已開始謹慎地恢復出行。

其他人則沒那麼樂觀,他們指出,全球石油需求仍在以每日數千萬桶的速度下降。

RBN Energy的首席執行官Rusty Braziel表示:「我們真的不知道需求何時才能恢復。」

決策者的最佳夥伴

立即訂閱,即刻暢讀華爾街日報全文內容

並享有更佳的閱讀體驗

訂閱 每天只要10.9元 查看訂閱方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