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李登輝紀實17》當年,惠蓀林場大結盟;今日,翻臉鬥爭變仇敵

2020-08-01 13:00

? 人氣

在外界的人看來,宋楚瑜(左)、李登輝(右)間的互動是非常複雜的。(新新聞資料照)

在外界的人看來,宋楚瑜(左)、李登輝(右)間的互動是非常複雜的。(新新聞資料照)

李登輝前總統結束了他98年的風雲一生。

在《新新聞》於1987年創刊之時,李登輝仍是「坐三分之一板凳」的副總統,創刊33年的《新新聞》如實留下了李登輝掌權的完整過程,是李登輝時代的忠實記錄者。

我們特別挑出「李登輝時代」和「後李登輝時代」最關鍵的歷史場景,重新整理刊出。回顧這些文章如同漫遊時光隧道,當年歷史場景躍然重現,這些紀錄留下的細節和氛圍,更能讓我們感受歷史的波瀾壯闊。

請和《新新聞》一起回顧那段台灣風起雲湧的年代,以及這位引領風潮、改變台灣歷史的「民主先生」。

8年前的5月初,台中惠蓀林場的一場秉燭夜談,奠定了李登輝時代的治國大綱。當時,現任的總統府秘書室主任蘇志誠、台灣省長宋楚瑜、監察院長王作榮是這場夜談的主要成員。李登輝的治國理念,經過這三人的潤飾和整理,落實為那篇第八任總統的就職演說稿。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那時候,這三個人可說是李登輝最重要及最信賴的智囊,之後他們也共同經歷了政爭、導彈試射等重大政治風暴。但是,這種親密如盟友的關係,才維持不過短短七、八年,如今惠蓀林場的景物依舊,但四個人的情誼和互信卻不再如昔,甚至王作榮、宋楚瑜和李登輝正逐漸走上分道揚鑣之途。

昔日盟友漸行漸遠

蘇志誠最近以嚴厲的口吻批宋、王,等於是扯掉了李宋之間僅存如薄紗般的友好情誼,他句句一針見血的批判,好像在向世人宣告,那段在惠蓀林場凝聚的革命情感,已經真正成為歷史。

這個動作再度讓政壇熱鬧非凡,有翻舊帳的,有追溯歷史的,所有的新仇舊恨都搬上檯面上來叨敘一番,在雙方你來我往的辯解、說明與指責中,許多人恍然大悟地發現,有些心結如果沒有打開,許多的歷史可能會以不同的形態,一再重演,如李登輝總統和台灣省長宋楚瑜間即是如此。

凍省讓推心置腹的李宋關係變得無比冰冷。(新新聞資料照)
凍省讓推心置腹的李宋關係變得無比冰冷。(新新聞資料照)

依政壇人士的觀察,李登輝和宋楚瑜現在的關係,若以「相敬如賓」來形容,應是一種客氣的說法:以「相敬如冰」四個字,或許來得更貼切些。這兩位在台灣擁有數一、數二民意的人,他們之間的這種關係,也對政壇及中生代的互動產生了微妙的關係。

在此情況下,政壇許多事就算看起來完全和李、宋無關,但卻常常在東拉西扯後發現,這兩個人好像無法脫離關係。

例如最近副總統連戰借錢給伍澤元的事,以及監察院長王作榮對時事、政局的建言,前者有總統府高層人士暗指宋濫用公帑,後者因希望李登輝能禮賢下士親訪宋楚瑜,就都扯上了宋楚瑜。

弄到最後,連戰的借錢風波還沒有弄清楚,反而又多了一個新的議題:宋楚瑜在一年多前未去向李登輝祝壽,是不是跑去打麻將?

其實老一輩的政治人物,就算和老朋友打幾圈衛生麻將,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宋楚瑜在請辭待命的期間,曾和一些舊識打麻將,也早已是政壇公開的祕密。但若這個時間點,恰好是李登輝過75歲生日,李久候宋而宋未去的那一天,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公開說宋楚瑜那天去打一夜麻將的,是總統府秘書室主任蘇志誠,但此話一經刊登,馬上遭到省府方面的否認,省府官員在向宋楚瑜探詢後表示,宋楚瑜那天絕對沒有去什麼大台北華城,也沒有打麻將,宋楚瑜還半開玩笑地說:「怎麼連我的行程都掌握不準?難怪當初找不到陳進興。」但蘇志誠也非常篤定地說,他不會講錯話或記錯事情。

宋楚瑜否認打麻將

其實再去說一個無法挽回的事實,或是宋楚瑜那天究竟在做什麼,是有一些無聊,但這些都再一次證明,如果說李、宋對凍省案的不同認知,讓兩人對彼此的堅持有些愕然,那麼,1997年1月8日的晚上,宋楚瑜未去總統官邸向李登輝祝壽,則是使兩個人就此日益陌生,而且漸行漸遠。

1月8日晚上9點,李登輝坐在總統官邸的沙發上,他在等已請辭省長的宋楚瑜,那一天是李登輝75歲的生日。

但這個原本應該是充滿歡樂的日子,並沒有劃下一個完美的句點,因為,李登輝一直等到深夜,等到他的法令紋更深刻地刻劃在臉上,等到身旁的人都不敢再多講什麼,但是除了看到宋楚瑜夫人陳萬水送來的賀卡,他並沒有見到那個想見的人。

宋楚瑜為什麼不親自向李登輝祝壽?事隔1年4個月,都還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在李登輝的立場,他可能到現在都還不能諒解,在這麼一個大喜的日子,宋楚瑜就算是有千百個理由,都不應該不來向他說聲生日快樂。

李登輝對宋楚瑜說:「你說我過生日,怕我生氣和破壞氣氛,所以沒有來,但你有沒有想過,你沒有來,害我一個晚上不能睡,一直在想,這樣不是讓我更難過?」

但對宋楚瑜而言,他當時的心情還是處於「堅辭」的態度,面見了李登輝,在人家生日的當天苦著一張臉,如果把請辭的事情拿出來講,實在對老人家說不過去;而若是陪笑臉,或假裝沒有這一回事,讓李登輝或外界認為宋楚瑜就這麼不辭了,又非宋楚瑜所願。所以他選擇「善意」的缺席。

不過,雖說是李登輝那個晚上「等無人」,但以其堅強的意志,及當時和宋之間的情分,他是不會就此放棄宋楚瑜的。於是次(1月9)日,經由雙方身邊人士的連繫,宋楚瑜在上午11時在總統府面見了李登輝,兩人懇談了近一個小時,還留下李「我絕對不會讓你走」及宋「我怎麼回得去?」的名言。

據悉,在那次談話中,李登輝對前一天宋楚瑜未去官邸向他祝壽,還是非常在意。他對宋楚瑜說:「你說我過生日,怕我生氣和破壞氣氛,所以沒有來,但你有沒有想過,你沒有來,害我一個晚上不能睡,一直在想,這樣不是讓我更難過?」另外,李登輝也告訴宋,除了他的孫女之外,他對宋最好。

蘇志誠翻陳年舊帳

一位了解此事的政壇高層人士表示,以李登輝的職務、輩分及年齡,主動向宋楚瑜說出這段話,可以說是一種「倒貼」了,用意就是希望宋回心轉意。但宋不但不領情,還對外說他太太愛他最重要,再加上後來動輒砲打中央的動作,在在都讓李登輝傷心,進而死心。

事實上,如果1月9日李登輝可以順利留下宋楚瑜,那1月8日連繫所出的問題,就不再那麼重要了。但是,事與願違,所以到現在,都還有宋楚瑜的幕僚表示,他們當時已經說得很清楚,那天晚上不會去,但蘇志誠到現在還在抱怨宋楚瑜讓李登輝等了一個晚上。這樣的陳年舊帳,居然可以一提再提,可以想像李宋關係,真是每況愈下。

蘇志誠(右)翻老帳為長官李登輝(左)出氣。(新新聞資料照)
蘇志誠(右)翻老帳為長官李登輝(左)出氣。(新新聞資料照)

不過,如果真的心已如槁木死灰,就不會再去氣、再去計較,李登輝如此,宋亦是如此。

以目前的情況發展,真要追溯李、宋間的心結,宋楚瑜逕自宣布請辭省長及其後的種種動作,都只有讓這個結打得更緊、更死、更大。

但話說回來,從宋楚瑜在這次蘇志誠親自開砲後,除安慰省府同仁不要緊張,並希望他們不要隨便對外面發言,宋楚瑜再怎麼看不起一些檯面上的政壇人物,他還是將李登輝擺在心裡的。

李宋心結欲解還結

但兩個硬脾氣的人碰到一起,要怎麼辦呢?就算大家在內心的深處,都還留有那麼一點情分與眷戀,但在眾人七嘴八舌,及部分人士心有忌憚,不時要出手偷打一個結的環伺中,這道「剪不斷,理還亂」的習題,究竟要如何解?

由於彼此間有太多交錯的關係和心情,李、宋間的互動是非常複雜的,絕對不是旁人去溝通或傳話就可以解決的。唯一的辦法,就是在「李招招手,宋敬敬禮」的情況下,兩個人好好當面懇談,才是真正的解決之道。

一位和李、宋都有相當交情的政壇高層人士說,由於彼此間有太多交錯的關係和心情,李、宋間的互動是非常複雜的,絕對不是旁人去溝通或傳話就可以解決的。唯一的辦法,就是在「李招招手,宋敬敬禮」的情況下,兩個人好好當面懇談,才是真正的解決之道。

否則一些看似不重要的枝枝節節問題,都會被放大、甚至被渲染,而許多政壇中事,最終都會「萬流歸宗」,變成李、宋的問題。(原文刊登於《新新聞》582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