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日報》一名美國新冠患者的44天住院紀實,帳單金額:190萬美元

2020-09-21 10:44

? 人氣

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對瑞得西韋的早期研究結果顯示,這種藥物能夠起到一些作用,但它似乎並沒能幫到像馬扎拉這樣的重症患者。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在選擇如此有限的情況下,醫生只能設法維繫新冠患者的生命,等他們的免疫系統來戰勝病毒。對於另一位負責治療馬扎拉的西奈山重症監護醫生薩納姆・艾哈邁德(Sanam Ahmed)來說,每天的工作就不停地調整藥物和呼吸機設置,能讓患者有最好的康復機會。

「只要患者還活著,且我們盡了最大努力去幫助他們,我們走出病房時就會感到開心。」她說。

在加護病房的頭10天裡,醫生用藥物治療馬扎拉的腎臟,並用「俯卧法」治療他的肺部,即讓病人側卧或俯卧。他依然要使用鎮靜劑。

馬扎拉太太無法前去探病,她每天至少給醫院打兩次電話。一位醫生每天下午會給她打電話。馬扎拉的腎臟在沒有透析的情況下逐漸好轉,他的肺部也在慢慢恢復。

然後他的心跳卻停了。

心跳停止雖然很短暫,但馬扎拉的心肌開始顫動,這就是所謂的房顫。治療馬扎拉的危重病醫生阿德爾・巴西利-馬庫斯(Adel Bassily-Marcus)表示,危重病患者通常會出現心臟問題,這是對壓力的一種反應。

醫生開始實施電擊,阻止房顫繼續。

馬扎拉靠呼吸機維持了兩周,醫生們都覺得這是一段很長的時間。他的肺部情況繼續緩慢改善,但他仍需要機器來幫助呼吸。

美國慈善機「善普施國際救援組織」在紐約聖約翰大教堂搭建野戰醫院(美聯社)
美國慈善機「善普施國際救援組織」在紐約聖約翰大教堂搭建野戰醫院(美聯社)

焦慮的馬扎拉太太為醫院的工作人員送去了食物。她的家人和她供職的天主教女子學校多米尼加學院(Dominican Academy)送來了香腸、菜椒、披薩和義大利麵。

馬扎拉太太在家睡在沙发上,無心進食。親戚們送來食品雜貨,打電話、發短信安慰她,但由於怕病毒傳播,也沒法去探望她。

她常常對著丈夫的照片自言自語。「我知道你能聽到我說話,」她說,「你必須回家。」

他的醫生考慮到了長時間使用呼吸機的風險。使用大劑量的鎮靜劑雖然免去了病人喉嚨插管時的不適感,但也會帶來神經系統併發症的風險,如譫妄或昏迷。

醫生還可以選擇另一種替代方案,讓病人不需要再注射鎮靜劑:將呼吸機接到氣管上切出的一個孔上,此過程稱為氣管造口術。通常情況下,醫生不會為即將離開呼吸機的患者做這個手術。儘管如此,他們還是認為這麼做對馬扎拉有好處。

但前提是馬扎拉的病情得有所好轉。通過呼吸機進入他肺部的空氣和氧氣混合物含氧量得從100%降至60%。他的家人等他達到這個指標等了好幾天,每次給醫院打電話都要問這個數字。他的女兒加布裡埃拉打電話前會反覆念叨這個神奇的數字。好消息傳來了,60%達到了。「我們尖叫著歡呼著。」18歲的加布裡埃拉說。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