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聿文觀點:習近平的政治「帽子戲法」

2020-12-30 06:40

? 人氣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2020新冠疫情爆發之初,幾乎成為「人類公敵」,但經過一年控制疫情與回復經濟增長,却進一步鞏固了他的政治地位。(美聯社)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2020新冠疫情爆發之初,幾乎成為「人類公敵」,但經過一年控制疫情與回復經濟增長,却進一步鞏固了他的政治地位。(美聯社)

2020年可謂是習近平的「逆襲之年」,年初,他的地位眼看著開始鬆動;年末,用固若金湯來形容,可能也不為過。

日前召開的中共政治局民主生活會─此乃習上台後搞的體現其權威的一種形式化會議,在每年年末舉行─對今年的形勢用了三個詞描繪:風高浪急,泰山壓頂,極不尋常,應該說並不誇張,站在習的角度,可以想像他今年1月在疫情爆發初期做出武漢封城命令所面對的驚濤駭浪般的壓力。還原整個過程,在3月之前,中共高層和中國社會是暗流湧動,危機四伏的,他幾乎成了孤家寡人和人類公敵,稱得上上台以來最糟糕的時候,若疫情再晚點控制,中共政治是否會出現什麼變化,也未可知。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然而,得益於較早控制疫情,特別是隨後疫情在西方和全球傳播救了他,中國經濟率先復甦並成為全球主要經濟體唯一正增長的國家,進一步助力其地位的鞏固,「在這極不尋常的年份創造了極不尋常的輝煌」,這是政治局民主生活會對習的「頌揚」。用一個體育用語「帽子戲法」來說,3月之後,習不但渡過了從政以來的最大政治危機,而且經過了權力恢復、穩固、強化三個階段,分別是5月遲開的「兩會」、10月的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以及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和政治局民主生活會。

前三次會議就不提了。政治局民主生活會的突出特色是對政治的強調到了一個無以復加的程度。講政治講大局非習時代才有,但在全黨推行所謂的「政治建設」,用「政治建設」來包裝個人私心,成為攬權和獨斷的工具,卻是他的一大「發明」。

吹捧升級

習的「政治」說穿了是大搞個人崇拜,此即官方「兩個維護」是也。這次政治局民主生活會在「政治建設」和獨斷專行上又上了一個新高度,變成了毛澤東文革時代政治掛帥的習近平版本。2019年的政治局民主生活會,對習的諂媚是「面對錯綜復雜的國內外風險挑戰,(習)高瞻遠矚、統攬全局、運籌帷幄、指揮若定,作出一系列重大科學判斷,提出一系列重大戰略策略,推動一系列重大工作,展現了共產黨人堅定的理想信念、人民領袖深切的為民情懷、馬克思主義政治家高超的政治領導藝術」;今年的用詞變成了「在重大歷史關頭,重大考驗面前,(習)的領導力是最關鍵的條件,(習)的判斷力、決策力、行動力具有決定性作用。維護習的全黨和中央雙核心地位,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勝利的根本保證」。類似的話也在經濟工作會議上出現,如「(習)的權威是危難時刻全黨全國各族人民迎難而上的根本依靠」,是做好經濟工作的「規律性認識」。

之所以對習的吹捧又拔高,甚至要從「規律性認識」的角度去看待習的領導和權威,原因當然是前面提及的今年形勢的異常嚴峻,但在這種環境下中國居然取得抗疫和經濟「雙豐收」,於是習近平似乎大有自傲的「資本」─不服,你來試試?香港前特首董建華前不久在一個視訊會議上就指稱,在動蕩不安的國際形勢中,中國出現了習近平這樣高瞻遠矚的領導人,是中國人的福氣。董前特首可能還真不是只拍馬屁,很多人,包括一些高級領導人和知識分子,也是發自內心地這麼認為的。

不過,習盡可以為中國取得的成績自誇,然而他也應該感受了一把疫情初期黨內政治鬥爭平靜外表下的血雨腥風,要不他也不會在民主生活會上用「泰山壓頂」一詞,切不可以為該詞只是來指稱外部的壓力,來自社會的群情激憤和黨內巴不得出事的心態才讓他真正害怕,這就不難理解習在此次生活會上為何大談特談「政治」,他要用「政治」的魔咒,進一步死死地控制住這些黨的高級干部,在他的魔力中不得掙脫。

習的意圖

去年的民主生活會對政治局成員的要求只是一般地提要有理想信念和政治擔當,今年則從政治判斷力、政治領悟力、政治執行力,要求他們必須增強政治意識,善於從政治上看問題和把握政治大局。在習看來,政治上的主動是最有利的主動,政治上的被動是最危險的被動,24名政治局委員需要「做到在重大問題和關鍵環節上頭腦特別清醒、眼睛特別明亮,善於從一般事務中發現政治問題,善於從傾向性、苗頭性問題中發現政治端倪,善於從錯綜復雜的矛盾關系中把握政治邏輯,堅持政治立場不移、政治方向不偏」。顯然,他的指向很清楚,別以為不知道你們那時想做什麼。

但習的意圖並非只警告黨內高級干部,他還要借此向全黨乃至在中國發出政治掛帥的信號。一切問題都是政治問題,都要從政治的高度去看待和解決,政治是綱,綱舉目張,統領一切,這不僅僅是權力鬥爭的策略,更是習大搞「政治建設」的內在邏輯和必然歸宿。因為若一個領導人要用講政治,把政治作為緊箍咒來確保權力,那麼他內心必然是不安的,在他的意識世界裡,四面皆敵,稍放鬆政治這根弦,權力就會不穩,因此沒有敵人也要制造內外敵人。何況現在的實際情形是習在四面樹敵,這樣,要保障自身政治地位和政治權力的安全,就只能進一步強化政治,講政治的極端狀態,就是文革。目前的習近平,已經走到了毛式文革的邊緣,也即他的這套政治話語術,已經到了文革時的「政治掛帥」地步。

當然,習的「政治掛帥」,不是說他要在中國發動新文革,而是確保中共在中國的牢牢統治,確保他自己的權力和地位至高無上,確保帶有習式鮮明特點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和方向不改變,對中共官員來說,做到了這三點,就是講政治,有大局觀,就是和習站在一起,就是好幹部好領導。

他要的無非是這個結果。

*作者為為政治評論員,獨立學者,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兼中國戰略分析雜志共同主編。本文原刊《德國之聲》,授權轉載。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道,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