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勇敢女性!她走闖酒店7年看遍貧困「小姐」真實人生:上班族可能早就受不了,但她們都不害怕…

2021-01-13 09:00

? 人氣

「我覺得這行業不壞,我想幫助業界過得稍微好一點,才會成為經紀人……希望可以讓這行業被理解成專業的、會被尊重的,勞動環境可以有一些調整跟改善。」變成經紀人以後筠筠也接到一些原先業績不好的公關,她能做的就是盡力替對方爭取高一點的薪水、保障錢一定拿得到,甚至在此之前也開始經營「酒與妹仔的日常」臉書粉絲專頁,揭露酒店工作要注意的、各種工作樣貌。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筠筠說酒店工作者最大宗其實是單親媽媽,一般職場在就業就會碰到歧視,但業界長得漂亮就OK、不符合主流審美觀也有機會到店家會提供服裝、較無要求外貌的「制服店」工作,一般職場也往往讓單親面臨「有工作就無法照顧孩子」的煎熬,但酒店不但工作時間彈性、可以陪小孩、還有機會掌握業績替孩子出學費請褓姆, 雖然臨時請假通常要先過經紀人那關,若是有能力帶來財源的公關就好說話,也有一些好的經紀人出於同理心願意幫忙協調請假、補班、調整班數等問題。

就這樣,筠筠實際碰到的公關總是要賺小孩錢的單親媽媽、不到18歲就要出來工作補貼家用的年輕女性,雖然她們在外界看來形象大概是所謂「+9妹」大概是不良少女或幫派女子的意思)、容易被排斥,在筠筠看來她們其實很了不起:「進來做這工作、這樣高風險的環境,還可以支撐自己到現在……一般上班族轉來酒店生存可能早就受不了,但我們這些很多人都不害怕,可能是因為他們原先生命經驗,過一天算一天。」

20210112-酒店組工會專題配圖,林森北路,鋼琴酒吧,八大行業,條通,霓虹燈。(顏麟宇攝)
社會對酒店的批判是最殘酷的,酒店小姐一方面難以說出自己的職業,一方面心裡也不平:「我們也認真工作,為什麼要這樣被對待?」(資料照,顏麟宇攝)

也因此,社會對酒店的批判是最殘酷的,酒店小姐一方面難以說出自己的職業,一方面心裡也不平:「我們也認真工作,為什麼要這樣被對待?」酒店小姐也容易跟所謂「兄弟客」走在一起,比起商務客不是想來「救」小姐就是罵小姐「幹嘛做這工作」,「兄弟客」的處境大多跟酒店小姐類似、同樣身不由己,可以互相體諒、視線也平等一些。

「月收數十萬」迷思背後的「零底薪」辛酸:一天收入扣完不到4000 最低月薪僅24K

當然,酒店工作並不如外界想像得「好賺」。在筠筠看來,先不論客人品質,經紀人就是決定勞動待遇的一關、可以決定要給小姐多少錢,筠筠這邊上檯一節10分鐘給170–180、其他大多只有130–140,甚至有些小姐要請假時會被要求「自買」時數,但:「我們都知道不是不能請,你補班就好。」筠筠也不是不能理解經紀人的心情,畢竟經紀人就是要賺小姐傭金、小姐沒上班經紀人也沒薪水,然而在一些緊急狀況下,不能請假的規定就非常不合理。

酒店要賺大錢不是不可能,沒有底薪、一切取決於業績,筠筠說有些長得漂亮又手腕一流的紅牌,常被客人買下8小時帶出場、第4–5個小時客人累了結束以後又可以回公司上班還被點、節數double,但這無法套用在每個公關的狀況──多數總是在店裡上多久就多久,看能上幾節就賺幾節、不會有「拚框」(被帶出場)的能耐,很難做7小時全程都有人點、有5小時就算不錯、這樣一天收入差不多4–5000元,但這錢也還沒扣掉店家清潔費、抽稅金雜支,扣完就差不多只剩3600元。

本篇文章共 8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77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