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疫情最新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一場牢獄讓教師家庭全變!外省二代揭白色恐怖「感化教育」秘辛:最討厭國民黨的是外省人

2021-04-07 09:40

? 人氣

出身外省家庭的他,如今想起父親面臨的「感化教育」便說:「搞不好比關在監獄還痛苦!」嚴格控制起床睡覺時間、不能寫信給家人、從睜眼到閉眼都要不斷看三民主義與國父思想再寫文章寫文章,出獄以後的人生更是不斷走下坡...(謝孟穎攝)

出身外省家庭的他,如今想起父親面臨的「感化教育」便說:「搞不好比關在監獄還痛苦!」嚴格控制起床睡覺時間、不能寫信給家人、從睜眼到閉眼都要不斷看三民主義與國父思想再寫文章寫文章,出獄以後的人生更是不斷走下坡...(謝孟穎攝)

「爸爸『出來』以後就整個人都不一樣了,心情鬱悶,就是很恨、非常恨、恨這政府……工作沒了、房子沒了、黨籍資格被撤銷開除,還要重考教師資格,常聽他說要拿都刀殺害他的人,出來以後整個人生往下走……他變得不笑、我也不笑了,我是到出社會工作、跟大家一起才開始慢慢會笑……」

1950年台灣開始長達數十年「白色恐怖」時期,有人命喪槍口、有人被酷刑拔指甲灌水毒打、悲劇頻傳,其中「感化教育」看似相對輕微,卻也曾是無數家庭的災難──出身外省家庭的許啓超如今想起父親在土城遭遇就說:「搞不好比關在監獄還痛苦!」嚴格控制起床睡覺時間、不能寫信給家人、從睜眼到閉眼都要不斷看三民主義與國父思想再寫文章寫文章,他直嘆:「我沒辦法!」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許啓超印象裡的父親就是個傳統讀書人、高中老師、偶爾還是會講笑話給孩子聽,但「出來」以後他臉上的笑容都不見了。不僅被丟工作、失去住處、被撤銷國民黨籍,就連教師資格也被撤銷、重考上卻幾乎沒有學校敢雇用,整個人生走下陂,許啓超也從小失去笑容,完全不知道能跟誰傾訴這些、誰會懂──雖然白色恐怖受害不分省籍,許啓超也嘆,國民黨不僅讓外省人失去「大陸」老家、來台灣又如此對待,最討厭國民黨的反而是外省人。

「大陸為什麼會丟」成外省人對國民黨難解怨懟 公教家庭更知恐怖氛圍:不能隨便亂講話,講什麼調查局就會來抓

許文明並不是知名度很高的白色恐怖受難者、甚至網路搜尋全無資料,經促轉會調查才知許文明被控罪名是1934年就讀晉江鄉村師範時參加共產黨「讀書會」、1945年又被吸收,因未向政府自首犯了《懲治叛亂條例》第5條:「參加叛亂之組織或集會者,處無期徒刑或10年以上有期徒刑。」檔案同時也記錄許文明檢舉另一「叛徒」蘇茂松,因此最後被判3年以下感化教育。

雖然檔案是這樣寫,許啓超對這些檔案是越看越困惑──父親從前讀的是如今福建師範大學前身、不是晉江師範,當年父親回家時一卡皮箱打開來不只什麼文件都沒有、只有一本「國父思想」,甚至從小記憶裡父親一直都說「痛恨共產黨」,如果真的參加過共黨讀書會一定會提到,那怎麼都不一樣?儘管父親案情到現在還是這樣謎團重重,唯一能確定的事實是,父親被指控了、被抓去土城做「感化教育」,整個家庭也因此不一樣了。

許文明被抓的時候是1973年、蔣經國時代,那時許啓超小學三年級。問起從小生活有哪些社會氛圍是現在年輕人難以體會的,許啓超就說:「兩蔣不能批評、不能講,你不能隨便亂講話,講什麼調查局就會來抓。」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