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隔30年「不知是誰監控我」 范雲籲全面公開「抓耙仔」真名:否則所有人都是潛在加害者

2021-05-10 13:17

? 人氣

民進黨立委范雲(右起)、台教會許文堂會長、政治受難者蔡寬裕等人10日召開「呼籲蔡總統下令全面公開戒嚴時期監控檔案」記者會。(顏麟宇攝)

民進黨立委范雲(右起)、台教會許文堂會長、政治受難者蔡寬裕等人10日召開「呼籲蔡總統下令全面公開戒嚴時期監控檔案」記者會。(顏麟宇攝)

「超過30年,依然他在暗、我在明,他監控我,我卻不知道他是誰……加害人沒揪出來,所有人都是潛在加害者。」今(10)日台灣教授協會舉行「呼籲蔡總統下令全面公開戒嚴時期監控檔案」記者會,身為野百合世代、時隔30年才知自己當年被監控檔案厚達千頁的現任民進黨籍立委范雲說,當她去促轉會看自己被監控的檔案時真的感受到很大的不公平,過了30年依然不知道線民是誰,而無法得知真相反而造成人跟人之間更大不信任,身為昔日被監控者,范雲盼望「檔案全透明,真凶不遮掩」。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台教會會長許文堂表示,5月4日促轉會研討會雖然曝光許多壓迫人民的檔案資料、包括監控體制,但所有壓迫者名單都是被遮蔽的,就像過去促轉會對1980年林宅血案、1981年陳文成的「真相調查報告」,所謂「真相」也不是非常清楚。

許文堂也說目前檔案公開十分有限,國安局移轉僅197案公開、調查局5508件僅公開501件、保密局842筆全文影像公開僅370筆、後備司令部檔案2067件也僅666件上網,且人名幾乎是全數被掩蓋的;雖然依《政治檔案條例》第11條「政治檔案中所載公務員、證人、檢舉人及消息來源之姓名、化名、代號及職稱,應供閱覽、抄錄或複製」,相關單位又會說依《國家情報工作法》涉及人員身份不能提供,這矛盾尚須上級機關解決。

30年過去仍不知線民身份 「身邊誰都可能是潛在加害者」

身為昔日監控體制下「受害者」之一,范雲說她雖然不敢自稱「受害者」、畢竟經歷民主轉型在工作求學都未受阻,但當她去促轉會看到厚達千頁的個人監控檔案,她覺得非常不公平,過30年依然不知道線民是「誰」,身邊誰都可能是潛在加害者。

范雲引述德國史塔西檔案局長過去所言「打開傷口才是清創、癒合的開始」,過去德國公開檔案後有超過200萬人去看,這過程可能有人悲傷,卻沒有任何人後悔看檔案、沒造成任何報復事件;而以德國經驗看台灣是否要公開「抓耙仔」,范雲認為「造成社會不安」是多慮,反而是遮蔽檔案、不公開檔案才會造成社會信任與和解有困難──雖然如今在總統蔡英文執政下「最大開放、最小限制」堅持下讓國安局釋出過往3倍之多的檔案,但在相關單位堅持下沒有完整公佈線民身份、當事人看不到校名姓名,而當線民可以隱身在檔案,帶來的是昔日社團、同學、朋友之間的互相猜忌。

因此范雲建議可參考德國、捷克、波蘭等實行轉型正義國家之作法,被監控者要有權力看完整檔案、知道當年誰在監控他;此外也應做到「人事清查」,在私人企業任職者、家庭主婦可能不用,但若有公職人員曾任線民,民眾有就有權知道公眾人物做到什麼事,「做到這點,台灣才能真正邁向轉型正義、邁向和解。」至於隱私問題,范雲建議讓當事人也有權對涉隱私第三方隱匿、任何一個被控訴是「抓耙仔」的人也有權在檔案註記自己為何當年參與工作、有解釋空間,檔案公開跟保障隱私是可以兼顧的。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