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很後悔生了我?」憂鬱症的她道出發病時最絕望想法,令人超心疼

2020-10-08 10:00

? 人氣

在我眼裡,他們是最能理解我的病友,是一起並肩作戰的朋友。而在我的朋友們眼裡,除了我,他們都是神經病。但我覺得她們還沒明白過來,我也是神經病的事實。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好友繼續說:「『我們』正常人不能待在裡面。」

我回:「是『你們』正常人不能待在裡面。」

好友固執地糾正:「是『我們』正常人!」

我堅持劃清界限:「是『你們』正常人。」

▍ 放棄

好友對我的「自甘墮落」非常惱火,語氣直接地在電話裡質

問我:「我不懂,你是不是在逃避什麼?」

我說:「你覺得是什麼?」

她說:「是現實。要工作,要面對,要承擔壓力,你就想往那一躺,來逃避這一切。」

我。語。塞。了。

事實上,為了維護工作,為了否認自己的無能,為了和憂鬱抗爭,為了面對這個世界,我痛不欲生地在工作崗位上堅持了近兩個月。直到我自殺,我爸才強制命令我辭職。

我的好朋友卻和我說:「你在逃避。」然後她繼續說:「你沒有鬥志了。」

累積在我心裡的情緒又一次被點燃,我強硬地和她對質:「鬥志?哼,你讓我從哪提起鬥志?當你早上一睜眼就開始頭痛胸痛,絕望感每天打擊你的精神,疲憊時刻侵襲你的肉體,想死的欲望成天衝擊你的大腦,你不受控地記憶力退化,思維遲緩,說話變慢,你跟我說鬥志?!我從哪生出鬥志?!你說啊,你說啊,你說啊!」

她回:「是你在放棄。」

我冷笑著:「是我自己想放棄的嗎?」

她語調上揚著說:「是啊,就是啊。是你自己想放棄的。」

是嗎?可能是吧。事實上,不管是主動還是被動,反正我都想放棄了。誰又在乎是誰說放棄的,隨便吧。

▍ 審視

意識到朋友對我的殺傷力,我開始重新審視我與朋友們的關係。我清楚地感覺到:他們根本無法理解。

確實如此,有時候,我自己都不懂自己。這種強烈的隔閡感很奇妙。比如,你昨天吃了蛋糕,即便你今天吃了雞腿,你也能記得昨天蛋糕的味道。但若你今天狀態好一點,你就完全無法理解昨天為什麼一心求死。

所以,每當朋友們真心誠意地說著「堅強點」「會好的」「想開點」「振作起來」時,都讓我在心裡更確認這件事:這場戰鬥,註定要我一個人孤軍奮戰了。

因為世界上,沒有感同身受這種事。

▍ 心結

回到病房,我爸佯裝高興地和我說著話。但我不知道怎麼面對他。

我心裡明白,他在竭盡全力支撐這個殘破的家。養子債臺高築,解除關係又面臨重重考慮;女兒患精神病住院,情況反反覆覆;妻子的心情無法消解,精神幾近崩潰。但他不能倒下,作為一家之主,丈夫,父親,男人。但其實,他也就是個一心維護著家庭的普通人。

我覺得我實在不夠優秀,我的存在,就是為了給這個家庭蒙上更深的陰影。現在我生了這種病,更是給父母帶來太多麻煩,太多不安,太多桎梏。在黑暗中,我淚眼婆娑地盯著我爸的眼睛,艱難地吐字: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