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也推了一把,蔚藍海洋充斥著血腥味

被國界切割的海洋出現司法空隙,執法行動難以徹底。(林瑞慶攝)

《罪行海洋》作者爾比納在書中多次點名台灣漁船的惡形惡狀,剝削漁工、違法捕撈甚至鬧出人命。菲律賓漁工安卓德(Eril Andrade)透過新加坡的非法漁工仲介公司漂洋過海到台灣的「鴻佑二一二號」擔任漁工,最後卻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上頭只貼著一張紙寫著:「生病,休息,過世」。

另外,爾比納也曾收到一支影片,內容是多艘亞洲漁船船員連續朝四、五名落海者開槍射殺,而影片中能明顯辨識的是來自台灣的「春億二一七號」。經過作者調查,當時在場的多艘漁船都具有同樣的商業登記地址,即使船主表示沒有涉案。

這些台灣漁船涉及的非法案件牽連多個國家,混雜著各國法律、司法權與跨國條約,正是海上執法行動的困境。《罪行海洋》的每個篇章都凸顯一件事:被國界切割的海洋出現司法空隙,海上的不法行動要鑽法律漏洞太容易了,尤其在根本無法可管的情況下,更是易如反掌。

本文未完,請點擊免費試閱以閱讀全文

本文為風傳媒VIP文章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12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